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农民工就业调查之长三角:找工作难找工人也难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9-03-08  浏览:474

 
记者在采访中观察到,昆山、常熟等地的工作岗位其实不缺,缺的是“好工作”。工作时间过长的纺织业,即使逆市?#26377;劍?#20063;很难吸引80后和90后的务工者。除了薪水之外,新一代的农民工还看重娱乐时间、城市生活以及工作的尊严         来了又走         年后来昆山寻工未果返乡者,多为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他们往往在城市并无可安居之处。?#19994;?#24037;作之前可以撑多久,取决于出来时钱包的鼓瘪。         2月8日下午,22岁的董春富又请了半天假,送表姐、表妹去昆山火车站回山东?#35797;?#32769;家。过去的一周,在一?#19994;?#23376;厂工作的董春富一直请假,陪着表姐、表妹找工作。好在厂里也没什么活,请假倒也容易。“工作是?#19994;?#20102;,她们不乐意干。”累得一塌糊涂,?#27425;?#21151;而返,董春富不免?#34892;?#22833;落和抱怨。“你?#19994;?#37027;也叫工作?”19岁的表妹小声抗议。         董春富有点不好意思:“工资是低一些,不过……好歹是有份工作。”董春富给表妹?#19994;?#30340;这份工作,每天加班的话,大致和去年好年景的时候不加班的工资差不多。         表姐则是董春富和表妹共同嘲笑的对象:她本来在上海有一份工作,却在下半年辞职回家。“都金融危机了还辞职。”表姐则不好意思地以手掩面:“别说了。”         “就权当是来昆山旅游吧。”姐妹俩自我?#21442;俊?#19981;过,除了工厂门口和职业介绍所,姐妹俩哪也没去。“听说周庄的门票要80块吧?”         几米之外,率领着七个姑娘小伙的“娃娃司令”王丽娟格外引人注目。王年纪不大,辈分却很高。七个“娃娃”都是王的表侄女、外甥、侄孙女一类的亲戚,最小的才15岁,初中还没有毕业。王的河南永城老乡在昆山开了一个工厂,缺人手,于是让王带着娃娃们浩浩荡荡地过来了。         来了一看,“跟铁打交道,都是男人干的活,一个月还只七百多元。看了看,周围别的厂工资更低,还不如回家?#36141;的?rdquo;。         一周前,才从河南濮阳赶来昆山工作的张琴和同乡现在不得不回家了。之?#26696;?#19968;个同乡700元的中介费后,她得到了昆山的一个工作机会。但是只干了一天,张琴和同乡就打了退堂鼓。         “干活累、工资低不说,车间里有个饮水机,我们渴了去?#20154;?#32467;果上面写着‘一杯水一元’。你还不如直?#26377;?lsquo;就不让你们?#20154;?rsquo;呢!”张琴抱怨。         700元中介费也未被退回。她们得到的解释是,“钱都交给劳动局了,没法退。”涉世未深的张琴所不知道的是,昆山市劳动局绝无可能收取她的所谓招工考试?#36873;?#27492;外,当地即便是“黑中介”,亦?#24066;?#26377;一天试工,不满意可全额退回中介?#36873;?nbsp;        据南方周末记者在昆山、常熟两地的观察,春节后因招工未果而返乡者,并非孤例,但亦尚未成潮。在两地多个乡镇的职业中介所,记者注意到众多求职者骑车而来。相比珠三角,长三角的农民工更?#19981;?#20986;来租房住,然后慢慢将亲人接来。对于他们来说,这里不仅仅是一个工作的场所,亦是生活的地方。         寻工未果返乡者,多为出?#27425;?#20037;、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他们往往在城市并无可安居之处,在?#19994;?#24037;作之前可以撑多久,取决于出来时钱包的鼓瘪。         2月12日,记者在常熟市东南开发区小?#33633;?#35265;到郭夕平时,他正在“扫街”:?#30452;?#26377;中介所,郭就去登记个名字,“有枣没枣打一竿子”。         看到新世电子在招人,郭问中介老板:“从那出来的还能进去吗?”郭本来在那有一份工作,去年12月,企业不景气,工资不高,看到周围的人一个个离去,郭也觉做得无味,便也辞职。今年再想进去,就要交400元中介费,还不一定进得去。郭不由感慨“造化弄人”。         郭现在住在中介家里,住宿费每天十元。他已经记不清在过去的一周里,到底在多少家中介所登记过,他只知道,自己离开湖北枝江时带的一千多块钱,已经所剩无几。         初来时曾经把中介家里塞满的如郭一般的年轻人,如今?#23478;?#31163;去。“有的?#19994;?#20102;工作,有的回家了,有的没钱住了。”郭不知道,如果钱花完了还没有?#19994;?#24037;作怎么办,“可能跟同乡借点路费回家吧”。         挑工作         中介老板?#25216;?#20102;:“你想去哪一个?其实都差不多的。”         或得益于昆山的产业基础,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的数据?#20801;荊?月份的就业,虽然同比依然?#27721;?#26009;峭,但环比去年12月,已?#34892;?#24133;上升,正在悄然回暖。         记者在昆山采访中观察到,工作岗位其实不缺,缺的是“好工作”。         2月8日,离昆山市区十余公里的蓬莱路上一处中介,来自甘肃静宁的王瑶和男友逐一评点贴出来的职位,?#28120;?#38590;决:“广明电子倒是近,在新星路,?#19978;?#25351;明不要甘肃人。”“正日电子是长白班,也包吃住,不过双休日工资?#32570;?#30340;很多厂少0.5元,一个月算下来也不少。”“兴盟电子工作倒是轻松,也干净,但是在宾希,离蓬?#31243;?#36828;。”         “星宝电子据说住宿不好。”         ……         中介老板听了?#25216;?#20102;:“你想去哪一个?其实都差不多的。台湾老板精得很,都算好了。有的工资低,但是吃住不扣钱;有的钱多,但是迟到扣钱,吃饭扣钱,算下来是一样的。”         王瑶叹一口气,拉着?#20449;?#21451;走了。         在这家中介对面,另外一家中介老板正极力?#20843;?#19968;位姑娘报名。这家亟需用人的电子厂女子包进,不过是在十公里外的出口加工区,而姑娘的家人却都在这个镇上。“还?#28120;?#20160;么?这个厂待遇不错的。机会可转眼就没了,你也来了几次了,再不报名,烂工作都没有了。”中介老板?#24616;?#23064;半吓半哄。         姑娘捏着衣角,默不作声。“你快想好啊,今天可是最后一天,我11点就带人过去面试。”姑娘听了这话,还是沉默,一会,转身缓步走了。         11点差10分的时候,姑娘又折了回来,交了280元中介费,又到门口报亭花1块钱买了一支圆珠?#21097;急?#21435;面试。         纺织业的民工荒         一家服装企业告诉记者,他?#24039;?#33267;逆势?#26377;?5%,依然鲜有人问津。         挑工作表现得最鲜明的,或许还在常熟。在全国绝大多数城市,墙上、电线杆子上最常见的大概当属“办证”二字,但是在常熟的安定和花溪数地则是例外:这些服装厂聚集的地方,最常见的是“急聘”二字。         这座全国县市中规模最大、产业链最完整的服装之城,年产服装4亿件,销售额达400亿,产防寒服四五千万件套,占全国内销市场的1/3左右。         来自劳动部门的数据?#20801;荊?#20170;年1月份和去年12月份相比,常熟仍未止住跌势。不过,据南方周末记者观察,这一数据可能并非事实的全部。作为常熟用工大户,业内人?#25239;?#35745;,中小企业有一半以上不签订合同,或者签订也不为劳动部门所掌握。         金融危机一片“找工难”的叹息中,常熟服装企业却再次遭遇“民工荒”,且势?#35775;?#20110;往年。“工人年年招,今年尤其难。”服装企业纷纷报怨。         万人,服装行业的用工只解决了80%。常熟市政府2月8日甚至为此专门召开解决重点行业用工问题座?#23500;幔?#35201;求保证重点企业“吃饱开足”         “内销企业受影响小一些,但是很多外贸企业停产了,难道这些厂里出去的人不需要工作吗?不知道人都到哪里去了。”太子港服饰招聘主管周女士不解。         在常熟南三环转盘西角,一家挨着一家,摆满了服装企业招聘的摊位,一些周边城市南通、吴江的服装企业亦慕名而来。每有人驻足,招聘者便递上一张招工简章,热情介绍。         不过,招聘效果似乎不?#36873;?#19968;家服装企业告诉记者,他?#24039;?#33267;逆势?#26377;?5%,依然鲜有人问津。         站在这些热情地只差把人拉进厂里的招聘者前面,?#19981;?#26526;阳人姚文龙向记者感慨:“今年找工作太难找了。”或许是觉得有一点点不妥,姚文龙又冲着后面的招聘单位摆手,摇头:“这些,都不行。”         对求职者来说,,服装行业通常意味着劳动时间太长。         姚文龙三年前第一次接触服装企业,听到厂方说到“三天一休息”,不免亦喜亦忧:喜则以如此轻松,忧则以能拿多少钱。         进去之后,姚文龙才恍然明白:所?#21483;?#24687;,是指当天晚上不加班,只需工作十一二个小时,而不休息的时候,工作十五六个小时都属正常。每天工作十五六个小时,每个月休息一天,姚文龙感觉自己成了缝纫机。         河南姑娘顾秀云在一家服装厂,每天从早七点到晚十点,为400件衣服上袖子,一个月休息一天,每月可拿到1500元;同样劳动强度的话,她在电子厂的同乡,月入可达近3000元。         此一差别,造成了二者在求职市场上的“高低贵贱”:在常熟,一些知名的电子厂中介费最高可达千元,而如果带一组人 (一个流水线,通常十几人)进服装厂的话,老板会很乐意按人头给组长每人400元的奖励。         建华估计,每年差不多有五分之一的人,转入其他行业。而那些留着长发、打着耳洞的90后,光在门口张望一下,就已经被吓跑了,整个行业正在逐步萎缩。         常熟的“民工荒”,亦非孤例。在素有中国针织名城之称的象山,针织企业普遍有15%—20%的用工缺口,全县针织企业用工缺口在千人以上。         而今年招工尤其难,业内人士分析,其原因在于金融危机打乱了原有的用工节奏。         以往,打工者都有明确预期,知道招工基本就在年后这一个月,即使不愿意进服装企业,但也不敢冒一年没工作的风险,继续耗下去寻找其他机会。         但是危机袭来,打工者知道企业在一年中都有可能?#21483;?#24320;工,“过了这个村还有下个店”,可以有更多的时间观望,不愿意轻易委身于服?#21834;?#32442;织企业。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行业动态

关键字: 农民工 汉网 推选 诚信 实用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今天nba新闻最新消息
德州扑克国际巡回赛 福彩3d跨度遗漏统计 四川快乐12直选技巧 吉林11选5历史遗漏 祥瑞之兆一波中特网址 福建31选7基本走势 湖北十一选五最大遗漏号码 上海时时乐杀号软件 360彩票七星彩杀号 体彩七位数开奖 贵州快3中奖规则 赛马会唯一指定官方网 竞技篮彩的窍门 陕西11选5开奖记录 河南11选5走势图百度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