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东部叫苦中西部搁置 劳动合同法修改呼声再起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9-03-30  浏览:165


4日,北京铁道大厦,经济界别讨论全国政协工作报告。全国政协委员、第九届全国工商联副主席程路挑起了“劳动合同法”的话题。
程路说:“在今年金融危机下,民营企业经历了巨大的困难,特别是《劳动合同法》的实施使得民营经济的发展更加脆弱。”
《劳动合同法》实施以来一?#21271;?#21463;争议。去年,金融海啸席卷全球,经济不景气、企业倒闭、失业率上升,在这种情况下,历经一年的《劳动合同法》在今年两会上成为了众矢之的——企业不满意,劳动者也不满意。
于是今年两会上,众多提案中?#32423;韻中?#30340;《劳动合同法》提出了质疑,很多委员提出建议希望能对其中部分条款做出修改,甚至还有人建议在金融危机的特殊情况下,干脆对《劳动合同法》暂缓执行。
但是来自政府的却是另一种声音。包括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人力资源部等均公开明确表示,《劳动合同法》不会因金融危机而做出修改。
中西部搁置
程路关于《劳动合同法》的发言,引来很多企业代表纷纷点头赞同。
有委员表示,虽然《劳动合同法?#20998;?#22312;保护劳资双方的利益,但是就目前的实施情况来看,并不乐观。
事实是,《劳动合同法》在一年多的实施过程中,很多企业开始纷纷叫苦,用工成本大幅攀升,给金融危机下艰难生存的企业更添负担。另一方面,劳资纠纷也在频发。这部保护劳动者的法律,最终的结果却是?#36141;?#22810;劳动者失去了工作。
在广东代表团第一小组讨论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时,致公党广州市委主委陈怡说:“去年是《劳动合同法》实施的第一年,全国人大在下半年9月开展了一次执法检查,还到了企业扎?#35757;?#24191;东。我没参加这次检查,但年?#36164;?#21040;相关报告,发现报告对执行中存在的问题提得非常少。去年在座的企业家?#27982;?#26377;反映这部法律带来的?#22909;?#24433;响呀!”
随后,在座的企业家们都默不作声。
这时,一位来自广西的企业代表笑着说:“我们主要还是看你们发达城市怎么做,你们怎么做,我们就照着做。”她一席话后,现场的代表们都会心一笑。
实际上,《劳动合同法》在一些城市的实施过程中没有得到完全实施,而有的政府也在打折执行,特别是在一些中西部经济欠发达地区《劳动合同法》?#36127;?#24050;经被搁置。
10日上午10时,十一届全国人大二?#20301;?#35758;在人民大会堂一楼新闻发布厅举行的记者会上,当有记者提出“在《劳动合同法》的问题上,有一些地方实施上并没有全部执行”的问题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24471;?#36991;开了这一问题,仅做了“实施过程中总体上是好的”这样的官方回答。
政府力挺
尽管委员、代表们对《劳动合同法》意见不小,更有人认为,今年就业?#38382;?#22914;此紧张与《劳动合同法》的实施有着直接的联?#25285;?#20294;是对于来自外界的争议,政府最终还是坚持了自己的做法。
两会上,来自政府的声音?#36127;?#37117;是在力挺《劳动合同法》。
先是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24471;?#20844;开表示:“一部新的法律在贯彻实施的过程中,总会遇到一些矛盾、一些问题。在国际金融危机影响下,我们一方面要认真地、平稳地贯彻实施《劳动合同法》,另一方面,我们也要针对企?#30340;?#21069;存在的一些困难来帮助企业。”
相对于尹部长的说法,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信春鹰的表态显得更为直接,他在今年的两会上先后两次明确表态,《劳动合同法》不会因金融危机而做出修改。
随后,中华全国总工会宣教部部长李守镇在接受记者集体采访时也说,工会是不赞成取消最低工资标准制度的。他更直接地对企业表示:“作为企业的经营者应?#20040;映?#35745;议,不要总在职工的劳动报酬上打主意。”
企?#21040;?#35758;修改
这部牵涉到政府、企业、劳动者三方利益的法律引起了多方争议,包括修改、暂缓、撤销等?#21462;?br/> 全国政协委员刘迎霞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劳动合同法》是为了更好地保障工人权益,这是正确的。但它也的确给企业的成本造成相当大的负担,有一些企业因为需求下降和成本提高等多种因素而破产倒闭,使得在这些企业工作的工人还未来得及享受《劳动合同法》的保障就失业了,也使得所在地区失去投资竞争力。因此,我们希望现阶段可以调整《劳动合同法》的实施空间,实施更有弹性,先救企业,再保障工人的政策。
在今年两会上,代表、委员们关于对《劳动合同法》条款进行修改的提案不在少数。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锦江航运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姚丽4日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20013;?#30340;《劳动合同法》中?#34892;?#26465;款束缚了企业发展,对企业很不公平,让企业承担了不必要的额外责任,我认为需要修改。”
她进一步表示,需要取消的一是第46条第5款。这条规定是,用?#35828;?#20301;和劳动者合同期满后,如果劳动者想续订,但单位不同意时,要给劳动者一定经济补偿。她认为,企业招工为的是满足用?#35828;?#20301;发展需要,期满了合同应该失效。这一条使得很多企业不敢轻易招工,给企业很多压力,这可能把其他劳动者的就业途径封死了。
另一条需要取消的是第66条。关于劳务派遣的,按?#23637;?#23450;是,所有外资在国内的企业招工只能通过劳务派遣来完成,包括?#35805;?#24037;人也包括高级管理层。“这明?#22278;?#21512;适,与现实差距很大,只要是中国人都叫劳务派遣才能出去?”她说。
这部从出台就备受关注的法律,最终是保持法律的严肃性,还是特殊时期特殊对待,这是政府下一步应?#27599;?#34385;的问题。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大话财经

关键字: 东部 中西部 劳动合同法 呼声 再起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今天nba新闻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