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政府统计不是什么好事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9-12-25  浏览:83
  也许并非偶然,汉语中的“统计”一词包含统治的“统”字,而英语Statistics和State有着同样的词根。确实,统计从一开始就带有强烈的国家色?#30465;?#20174;维护自由的角度看,政府统计可不是什么好事。
  人们往往批评政府统计的不准确或者故意造假,但很少有人意识到,政府统计本身就是一种政府干预社会的手段,是政府规模庞大到一定程度的表现和结果。并且,政府统计还刺激政府的手伸得更长,帮助政府更深地干预社会。政府统计越严密,公民的自由和权利受到的威胁越大。
  在传统社会中,或许是由于技术手段的缺乏,政府一般很少进行全社会?#27573;?#20869;的统计。?#35789;?#36827;行,也很粗率和模糊。今天的历?#36153;?#23478;往往对此感到遗憾。如果当初那些历史上的政府留下全面细致的人口、收入、产值等数据,该有多好啊!哪怕这些数据有很多错误、扭曲,也不难从中得到许多有益的信息。今天,我们对历史的认识会深入许多。
  不过,?#35789;?#30693;?#35272;费?#31350;的重要性,如果我生活在古代,也不会愿意自?#22909;?#23545;一个精通统计的政府。原因很简单,如果强盗对你的家底非常清楚,这能是什么好事吗?
  当然,把政府比作强盗,这?#34892;?#31616;单化了。但政府确实在不少方面很像强盗。尤其是那些权力没有被?#34892;?#33410;制的政府,行事方式和强盗实在差异不大。
  对政府这种固有的特征,古人其实已有所认识。我且举一个例子来看。
  王朝建立之初,历经战乱,大?#23458;?#22320;抛?#27169;?#20154;口灭失。恢?#31895;?#24207;以后,要想发展生产,开垦荒地当然是最?#34892;?#30340;办法。清朝也不例外。顺治开始,即大力鼓励民间开垦荒地。顺?#25991;?#24180;,有过一次统计,全国共有耕地五亿一千万亩。此后一直到康熙四十六年,按政府的记录,耕地数量仅仅上升到五亿九千万亩。将近五十年的时间过去了,耕地数量仅仅增加六分之一,而最近二十年简直就没有增加。
  但奇怪的是,到了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耕地数?#23458;?#28982;又开?#21363;?#24133;增加,到了康熙五十年,短短?#21738;?#38388;,耕地数量增加了将近一亿亩,达到六亿九千万亩。这是怎么回事??#35757;?#26377;人发明了?#29575;?#30340;垦荒机?或者在这?#21738;?#21457;生了一场农业革命?
  当然不是。其实耕地的数量是一直稳步增长的,但康熙朝为了休养民力,不愿意增加税收,也就不忙于清查田亩数目。几十年内新增加的耕地没有记入政府的收税?#23613;?#19968;直到了康熙四十七年,多年积累的数目才大量报出,看?#20808;?#23601;好像耕地数量猛增。
  或许康熙意识到了,如果政府统计簿上清清楚楚地写入了那些新增的耕地,无论是他本人,还是他手下的那些王族和官员,都无法克制住扑?#20808;?#25910;税的强?#20197;?#26395;。既然康熙打算轻徭薄?#24120;?#23601;没必要自取其扰,搜罗那些数字了。
  雍正继位以后,将康熙的“宽舒”改为“严核”。结果一时间闹得鸡飞狗跳,民不堪其扰。政府统计簿上的耕地数?#30475;?#24133;增加,达到了空前的九亿亩。好在雍正当朝时间不长,十三年就自己把自?#25022;?#27515;了。
  乾隆继位以后,鉴于雍正的苛政引起民间不满,转而放宽核检。在此方针下,从朝廷到地方,对新增耕地的申报,都不太积极。乾隆初年,曾经是帝师的大学士朱轼上书?#23454;郟案?#35828;,“民间田地丈量首报,宜一并永远停止”,“不但丈量不可行,即劝令据实自首亦可不必”。(高王凌:《活着的传统——十八世纪中国的经济发?#36141;?#25919;府政策》,?#26412;?#22823;学出版社,2005年)
  后来,朱轼还在临?#25214;?#30095;中对?#23454;?#35828;道:
  “至国家经费,本自有余。异日倘有言利之臣,倡加赋之说,伏祈圣?#37027;?#26029;,永斥浮言,实四海苍生之福”。
  这?#20301;?#24212;该用最大号的黑体字,?#28120;?#24403;今每一个政府?#35838;?#36827;门的正面墙上。
  国家经费应该根据所需支出?#35789;?#21462;,这种思维方式对现在许多人?#27492;?#26159;陌生的。现在流行的思维方式是,国家经费应该按照社会生产值的某一个比例征收,上不封顶,多多益善。如果按照前一种思维方式执政,政府只要算自己的账就可以了。然后根据所需开支,向公众征?#21834;?#20294;如果按后一种思维方式,政府势必要仔细地统计整个社会的账。并且,他们对收取上来的巨额税收,并无任何不?#19981;?#32773;歉疚。这仿佛是他们应得的。
  清朝更著名的政策是“滋生人丁永不加赋”。这种政策实际上放弃了政府增加税收的可能。如果今日能实行“企业发展永不加税”,那就太好了。
  有人会说,统计不是很有用吗?商业也是很需要统计的,这样商人才能把握市场。似乎不应该全面否定社会统计的作用。是的,商人?#19981;?#20570;某些统计,但正如罗斯巴德说的那样,商人很少需要政府所做的那种全面的、?#27573;?#27874;及全社会的统计。商人往往只需要了解自己所处的那个行业的某些数据,就可以了。商人从来不需要多多益善的数据,更不会为了搜集这种数据而花费不合理的成?#23613;?br/>   同时,商人得到的数据,必然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分散到社会的各个角落。并没有什么方便的办法把这些数据?#34892;?#22320;以某种统一的格式搜集起来,从而得出对社会?#32856;?#30340;总体判断。对自由的公众?#27492;擔?#25919;府眼中的社会,越模糊越好。只有这样,才能一方面尽量避免政府掠夺社会?#32856;?#30340;冲动,同时还能尽量避免政府大干一番、开?#27425;?#19994;的冲动。
  现在的世界,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我们?#25216;?#21040;比传统社会强大得多的政府。尤其在那些商业环境不好的国家里,政府更是集中了社会最能干的精英。这些咄咄逼人、精力充沛、智力过人的精英,?#23478;?#20026;自己争一个好前程。这时,如果有政府统计为他们提供了社会的产出数据和?#32856;?#24635;量,那么,怎么可能杜绝他们千方百计地设计出种种办法来巧取豪夺呢?根本不可能做到的!
  政府统计不是一个技术问题。在现实社会,已经不可能阻止政府去统计无数种数据了——除非首先取消大政府。实际上,政府统计是大政府存在的一种表现和结果,而不是原因。揭示出这个事实,是想要提请公众注意,今天的政府已经以如此多种多样且一般人不易察觉的方式,深深地渗透进社会中。在政府拥有强力的背景下,许多看似无害的事务,都时时刻刻帮助政府进一步控制社会。
  我们有什么办法呢?短期的策略并不清楚,但长期的战略是很清楚的,那就是不懈地告诉公众,让公众认识到政府权力扩张的危害。每少一个政府扩张的欢呼者,我们就离一个自由社会近了一些。
  不积跬步,无以成千里。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大话财经

关键字: 政府 统计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今天nba新闻最新消息
港台神算 福建11选5助手 1000百家乐体验金 欢乐升级外挂 吉林时时彩视频直播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公告 2019香港马会生肖表图 山西十一选五任六遗漏 如何看pk10彩票走势图 澳洲幸运8平台 正宗广西特码诗 中国竞彩足球比分官网 网球初学正拍动作图解 辽宁35选7中奖 重庆时时彩休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