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洞穴奇案》 (1)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9-12-29  浏览:127
  《洞穴奇案》,[美]萨伯(Peter Suber)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9年
  1949年,美国法理学家Lon Fuller在《哈佛法学评论》上发表了一篇论文,其?#34892;?#25311;了一个复杂的案例。这个案例是这样的:
  五名洞穴探?#25307;?#20250;的会员,出发去一个洞穴探险。由于此行风险不小,临行前,他?#21069;?#35201;去的地点和预定返回的日期告知了探?#25307;?#20250;的人员。这样,如果探险出意外,他们会及时得到救助。
  探险果然发生了意外。当他们五人进入洞穴深处以后,山崩突然发生了。巨大的岩石落下来,彻底挡住了洞口。他们出不去了。由于他们没有如期返回,探?#25307;?#20250;的工作人员通知了有关方面。一支营救队很快来到了现场。
  营救非常困难,山崩还在继续。一次突发的剧烈山崩夺去了十名救助人员的生命。探?#25307;?#20250;的自有费用很快用完。公众捐助和政府的拨款被投入营救工作。终于,在五名探险者被困山洞三十二天以后,他们得救了。
  ?#19978;В?#22312;这三十二天中,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探险者随身仅带有少量的食品。在被困二十天的时候,探险者设法通过无线电和洞外的救援人员取得了联系。探险者问,还需要多少天他们才能得?#21462;?#24471;到的回答是至少还需要十天。探险者问医生,如果没有食品,他们是否还能坚持十天。得到的回答是可能性微乎其微。过了一会儿,探险者之一,威特莫尔向医生发问,如果他们吃掉一个人的肉,是否能坚持十天。医生很不情愿地给了肯定的回答。
  威特莫尔继续问,通过抽签决定谁应该被吃掉,是否可行。没人出面回答这个可怕的问题。维特莫尔问救援队中是否有法官、政府官员或者牧师可以回答这个问题。没人应答。随后,无线电联系就中断了。
  当探险者被救出以后,救援者才知道,那个威特莫尔先生就是不幸被吃掉的人。是他提议抽签吃掉一个人的。他恰好随身带了一副骰子。他还为此对外界做了咨询。
  起初,其他探险者不愿意接受这个可怕的?#25165;牛?#20294;冷静考虑之后,大家也只好接受除此以外别无他法这个现实。他们接受了威特莫尔的提议,并反复讨论了掷骰子的细节。
  当程序确定以后,威特莫尔却后悔了。他提出,也许应该再等上一个星期,看看有没有什么转机。其他人不同意继续?#21462;?#20182;们开始掷骰子。轮到威特莫尔时,另一个人替他掷?#32034;?#23376;。对此,威特莫尔没有表示异议。结果,恰好就是威特莫尔中?#30465;?#20182;随后就被杀掉,尸体被其他探险者吃了。
  被救出以后,四名探险者就变成了四名被告。他们被初审法院判为有罪,以谋杀罪被判处死刑。案件被上诉至高等法院。书的内容就是高等法院法官们的不同判?#30465;?br/>   我很想不这么絮絮叨叨地重复案情,但不行。案情的每一个细节,在后来的法官判词中都有用处,因此必须交代清楚。
  Fuller教授虚构出这样一个案件以后,又动笔虚拟了五位法官的判?#30465;?#20116;位法官的判词,分别代表着当时的五种法理学流派。在这些判词中,法律、道德、正义、人情等等概念被反复锤炼,仔细斟酌。
  五位法官,两位赞成有罪判决,两位赞成无罪判决,一位宣布放弃审?#23567;?#25171;了个平手。于是只好维持原?#23567;?#22235;名被告被处以死刑。
  我没有能力简要概述五位法官的判?#30465;?#36825;些判词都是逻辑和法理的典范之作。任何简化或者重述都必将从根本上损害其中的推理结?#36141;?#35770;证力量。要想获取其中的知识,只能一个字一个字、一句话一句话、一个论证层次一个论证层次地反复研读这些判?#30465;?#33293;此别无他法。
  1998年,法学家Peter Suber巧妙地找出一个由头,把案情做了一点发展,然后续写了这本书。他增加了九位法官的判?#30465;uber的用意在于表达Fuller1949年写作以后几十年间法理学的新进展。果然,九位法官提供了当初五位法官不曾提到的新视角和新理论。不过,结果还是一样,九位法官意见不相上下,因此维持原?#23567;?#34987;告有罪。
  只读一遍这些判词,是不可能理清其中的理论分歧和各位法官的主张之间的差异的。这本书很薄,中文本算上多篇前言也只有171页,但读起来却绝不轻松,是那种要调动大脑,反复思考,把书翻来翻去,前后对照着读的书。如果懒得动脑筋,那最好别试图读这本书了。
  普通法系统中,法官要把自己的判决意见写下来,这是一个很好的制度?#25165;擰?#35768;多法官的判词,简直就是一篇?#21028;?#30340;法学论文。对案件的事实、适用何种法律、其间的逻辑关系、案件涉及的道德、伦理原则等都做出深入细致的分析。在这种制度下,各种各样的法律问题被一代代法律人反复思考,不断深入,并且,他们的思考和智慧能够逐渐积累,泽被后人。这种制度哪怕只运行几十年,百多年,也比那?#21482;?#27985;噩噩的行政化司法、法官只会写官样文章的法?#21830;?#31995;运行几千年积累的知识要多得多。
  读这些判词,不但可以有机会理解不同法理学流派的思想,还可以有机会掌握?#34892;?#30340;讨论是怎么回事。我们生活中大量的讨论和对话都是无效或者极其低效的。无数的废话,?#30475;讲?#23545;马嘴。这些无效讨论并不能增进我们对任何问题的理解。这十四篇判?#35797;?#25552;供了?#34892;?#23545;话、讨论?#35762;?#28145;入的典范。法官之间互相批评,指出对方的逻辑错误,寻找对方自相矛盾之处,辨析对方理论应用的准确与否。你单独读某一篇判词,都会觉得言之有理。但随后就可以看到对这个判词的质疑和批驳。这样的书,仔细读上?#21103;荊?#20320;的头脑想不锐利、清晰,也难啊。
  读完全书,我没能形成确定无疑的意见。当然,我有自己的倾向,我倾向于认为四名被告无罪,但?#20063;?#19981;能充分应答反对的意见。我对自己的倾向并不那么自信。
  最后要说的是,Fuller教授虚构出来的可怕案件,其?#25377;?#19981;是完全没有根据的智力游戏。在现实中,确实发生过类似的可怕案件。1842和1884年,分别发生了两起海难事?#30465;?842年的案例中,被告为了保证救生艇不至于倾覆,把几个人活活扔进大海。而1884年的案例中,几个海难幸存者为了活下来,杀了另一个人,并吃了他的尸体。
  两个案件的被告都没有被处死。一个被轻判几个月的监禁,另一个案件的被告虽然被判处死刑,但被行政长官特赦了。
  一本薄薄的小书,介绍这么多,已经不少了。?#34892;?#36259;的读者,去读这本书吧。不管你是不是法律人,法律、道德、正义这些都是你生活中经常会遇到的事情。对这些观念有深刻的认识,是理智健全的重要部分。事实上,这本书确?#24403;?#29992;作人文通识教育的读?#23613;?#26159;的,很少有?#35851;?#20070;比本书更符合“书”这个概念。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大?#23433;?#32463;

关键字: 洞穴 奇案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今天nba新闻最新消息
山东11选5交流 澳门赌场娱乐城推币机 排三四码组六最大遗漏 福建11选5中奖金额 浙江快乐彩历史数据 安徽11选5基本玩法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查询结果 上海时时彩哪儿买的 广东彩票36选7结果 搜狐足彩胜负彩 湖北十一选五走势图基本 体彩投注站app 今晚双色球预测一注18009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表 牌九怎样记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