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控制温室气体排放与中国的强话语权 (1)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9-12-29  浏览:118
  近年来,人们普遍对世界经济发展的评价更加客观化,不仅要看世界经济发展规模,而且也更加在乎世界经济发展质量,特别是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更是如此。从可?#20013;?#21457;展角度来看,控制温室气体排放就是体现世界经济发展质量的重要?#26041;凇?#25511;制温室气体排放是全人类的大事,需要世界各国都来添砖加瓦,不能“搭便车”,更不能“拆台”。作为当今世界最大的新兴经济体,中国对于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态度至关重要。因此,在哥本哈根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召开前夕,中国的一举一动都关系到控制温室气体排放大业成败与否。从?#25345;?#31243;度上讲,中国在控制温室气体排放?#20808;?#24471;国际话语权也在此一举。
  根据最新报道,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于11月25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应对气候变化工作,决定到2020年我国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行动目标,并提出相应的政策措施和行动。其中,最为令人惊叹的内容就是,到2020年我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作为?#38469;?#24615;指标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长期规划,并制定相应的国内统计、监测、考核办法。仅从这点来看,中国在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方面的努力足以令世界敬佩、敬重、敬仰,这也是中国在减排方面获得国际话语权的先决条件。
  众所周知,在联合国气候峰会和G20领导人会议等许多重要场合,中国领导人都对控制温室气体排放表达了支持与合作意愿。近些年来,中国在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方面一贯突出“两个坚持”的立场,一方面要坚持《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京都议定书》基本框架,另一方面要坚持“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现在看来,在哥本哈根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上,中国的立场?#19981;?#20381;然如此。迄今为止,世界各国在前一个“坚持”方面立场差异不大,而对后一个“坚持”的态度则有所差别。站在发展中国家立场上,中国强调在减排方面要“有区别”,实际上体现出一种公平理念。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在减排方面所要争取的国际话语权是公平为本的话语权,而非利?#20309;?#26412;的话语权。
  从褒义上说,罗马不?#19988;?#22825;建成的,这是共识。反之,从贬义上说,全球气候也并不?#19988;?#22812;之间就能变暖的,对于这点,似乎并不是谁都在意。应当看到,世界经济发展到今天,一些国家的经济发展比较超前,也?#34892;?#22269;家的经济发展相对滞后。因此,发达经济体对全球气候变暖的累积“贡献”显然要大于发展中经济体的“贡献”。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用?#35805;?#23610;子来衡量世界各国的减排进度,显然有失公?#30465;?#22312;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方面,中国强调要“有区别”显然是在为广大发展中国家争取合法权益,堪?#32856;?#36131;任的大国,而中国在这方面的国际话语权?#19981;?#22240;此而加重份量。
  应当指出的是,中国在为广大发展中国家争取合法权益过程中并未包含私利。中国决定到2020年将单位国内生产总值的碳排放下降40%-45%也的确体现出了“有区别”,只不过这种“有区别”并不是向低标准看齐的“有区别”,而是向高标准看齐的“有区别”。
  与中国一样,俄罗斯也是当今世界金砖四国之一,但根据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前不久做出的最新表态,2020年前俄罗斯将把温室气体排放量在1990年基础上减少25%。相比之下,俄罗斯在2020年的?#25216;?#25490;目标比中国要低20个百分点。况且,在减排的基期上,俄罗斯也比中国早15年。限于经济实力,俄罗斯将减排目标定得保守一些尚且情有可原,而作为当今世界经济实力仅次于美国的日本,最近却也将2020年的减排目标定在比1990年减少25%,则显得不太积极。事实上,日本前首相麻生太郎在2009年6月也曾宣?#25216;?#25490;计划,不过他设定的减排目标比现阶段鸠山提出的目标的低得多,大致相当于1990年时排放量的8%。应当看到,2009年7月,参加八国集团的领导人业已就温室气体减排目标达成一致,到2050年将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在1990年的基础上减少?#35805;耄?#32780;2020年的减排目标看起来也只不过是2050年目标的半山腰水平。不难看出,中国的减排目标已经大大超前于世界平均水平。什么叫负责任的世界大国,这就叫负责任的世界大国,而这种负责任的世界大国在控制温室气体排放过程中该不该有强有力的国际话语权?回答:真该?#23567;?br/>   中国的减排目标既然高声喊出来了,就收不回来了,而且也不准备收回来,今后更多要看如何得以落实。从宏观层面上看,按照国务院常务会议的安排,要统筹考虑减缓、适应、技术转让和资金支持,推动哥本哈根会议取得积极成果。从具体抓手上看,国务院常务会议也做出了相应部署。例如,要通过大力发展可再生能?#30784;?#31215;极?#24179;?#26680;电建设等行动,到2020年我国非化石能源占一?#25991;?#28304;消费的比重达到15%左右。又如,要通过植树造林和加强森林管理,森林面积比2005年增加4000万公顷,森?#20013;?#31215;量比2005年增加13亿立方米。
  应当看到,将2020年的减排目标定为40%-45%并不仅仅停留于豪言壮语之上,也并不?#24378;?#25293;?#28304;?#20570;出的决策,而是建立在一定的科学基础之上的。事实上,近些年来,国内一直都在强调科学发展、和谐发展、绿色发展,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也成为今后一个时期经济发展的大方向。果真能够将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落在实处,那么,对中国来说,控制温室气体排放也就有了根本保障。不难看出,即使没有哥本哈根会议,即使没?#23567;?#32852;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京都议定书》基本框架要求,中国?#19981;?#22312;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方面有较大作为。
  我个人认为,中国是个发展中大国,迄今为止的经济增长方式还比?#19979;?#21518;。尽管存在万事开头难的问题,不过,恰恰?#19988;?#20026;起点低,在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方面,单位?#24230;?#25152;产生的边际效应反而会比较显著。反观发达国家,减排的起步早,起点高,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也可以说容易干的事情几乎都干了,剩下的都是难办的事情,现阶段发达国家在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方面单位?#24230;?#25152;产生的边际效应也可能减弱。从这个角度上看,虽然在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方面中国的水平暂时还不是很高,但不应当因此而丧失信心。
  在哥本哈根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召开之前,中国在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方面做出如此决策,实为向国际社会发出的郑重?#20449;怠?#20026;此“一诺”,中国需要克服一系列困难,做出不懈努力,简直可以说“千金难买”。如果说在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方面也有国际话语权的问题,那么,这一声?#20449;?#36275;可以在未来若干年内支撑起中国的强话语权。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大话财经

关键字: 中国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今天nba新闻最新消息
25选7开奖2019092结果 2019今晚特马生肖开什么 香港六合彩透码结果 博士娱乐平台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神算子六肖中特 曾道人中特玄机图库 上海彩票投注站承包 湖南快乐十分玩法技巧 河南快赢481和值走势 网易彩票50元购彩金 2012031福彩中奖号码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组最大遗 广西11选5开奖公告 手写综合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