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多城市酝酿上调水价 供水成本监管长期缺位 (1)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10-01-06  浏览:67
  

  兰州市政府近日宣布,从今年11月起,全市居民生活用水价格每立方米上调0.3元。此前,天津、上海等城市已上调水价,提价幅度大多为20%以上。进入10月份,银川、哈尔滨等城市也开始酝酿调价。
  新一轮水价上涨势头不减,其背后的动因究竟是什么?消费者为何对水价政策心存疑虑? 公用事业(行情 股吧)改革的出路又何在?
  为何提价不提“质”
  一段时期以来,经听证的水价上涨之路在不少城市上演。事实上,今年,国家相关部门曾下发通知,要求各地审慎出台调价方案,并严格控制以补偿供水成本为由集中上调自来水价格。
  在10月2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兰州建委提出水价调整的三大理由:供水企业加大了建设?#24230;?政府价格政策调整和市场价格变化增大了企业成本支出;水价调整是建设节约型社会的需要。
  对自来水企业给出的涨价理由,居住在?#26412;?#35199;城三里河的张女士显出些许无奈:“我从没落下交水费,但多年来觉得越说改革,价格越涨。问题是我没有感到水质有根本的提高。”
  ?#26412;?#22823;岳咨询公司负责人金永祥曾参与多个省市水务项目咨询,他说:“不要说无法做到打开龙头就能喝,即使在?#26412;?#19968;些高楼还存在二次污染,有的楼区由于水压低水量经常不足。水价改革,提高供水服务质量是当务之急。”
  公共财政?#24230;?#19981;足
  回顾从政策性低价到市场化计价的历程,水务企业似乎总也摆脱不了“水价越涨,企业越亏损”的怪圈。
  河?#19979;?#38451;市水务集团在举行水价上调的听证会拿出3个数字:近3年来企业供水经营部分连续亏损628万元、829万元和2030万元。
  洛阳水务集团的亏损只是“冰山一角”。清华大学水业政策研究?#34892;?#23545;全国3000多家自来水公司的调研显示,自来水公司1995年就开始全行业亏损,虽然在1998年以后开始提价,但直到现在也只基本维持在微利或者持平的状态。
  多年来的亏损为?#25991;?#20197;填平?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政策法规司副司长徐宗威认为,自来水行业长期亏损的深层次问题在于公共财政的缺失。
  《中国城市建设统计年鉴》(2007年)数据显示,1981年,中央财政拨款占全国市政基础设施总投资的比重为26%,到2007年骤降到0.8%。同期的地方财政?#24230;?#26356;?#24039;俚每?#24604;。
  清华大学水业政策研究?#34892;?#20027;任傅涛指出:“政府给得少,企业的这部分亏空就得由自己来承担,但企业会承担吗?企业一定会向消费者出手,那就是——涨价。”
  水价成本监管薄弱
  记者发现,在一些城市举行的水价调整听证会上,供水企业多强调?#20013;?#20111;损,但对于水价构成往往三缄其口,水价成本构成一团迷雾。
  洛阳水务集团作为国有独资的地方水务企业,虽然连续3年亏损,但2008年人均工资2.5万元,仍高于洛阳人均22883元的水平。
  “自来水公司说亏损,可一些员工福利并不差,钱从哪里来,还不是老百姓交的。”洛阳市民刘女士对水务企业关于亏损的说辞不以为然。
  据了解,我国至今仍未推出正式的供水成本监审办法。长期以来,水价构成没有?#20174;?#27700;资源稀缺程度和水环?#25345;?#29702;成本,政府监管的依据主要靠供水企业提供的成本资料。
  “由于信息不对称,难以对供水企业的成本进行约束,政府对供水价格的管制取决于政府和企业间的讨价还价。”全国工商联环境服务业商会负责人表?#23613;?br/>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城市建设司巡视员张悦说,供水?#24230;?#19981;能?#35272;?#20110;百姓交纳的水费,也不完全适应于市场供求关?#25285;?#22312;管网改造、二次供水和抄表到户中,要加大政府公益?#37213;度耄?#32531;解水价压力,体现政府公共服务的责任,让群众得到实惠。
  寻找改革“平衡点”
  全国工商联环境服务业商会提供的数字显示,截至2007年全国36个大中城市居民生活供水价格(不含污水处理费)的平均价格为1.7元/立方米,是1998年的12倍多。
  “越改越涨”并非改革本意,却是?#36136;怠?#26803;理水务行业多年来的改革,城市供水催生出一个耐?#25628;?#21619;的“二八”市场格局:全国有20%的水务企业卖掉部分水权,引进竞争性经营资本,其中10%落入外资囊中;其余大约80%继续维持国有独资的经营现状。
  以兰州为例。2007年法国威立雅公司以17.1亿元的高溢价取得兰州水务集团45%的股权,并获得30年的兰州市供水特许经营权。“洋水务”的高溢价水权交易被舆论质疑为“阴谋论”。但是,清华大学水业政策研究?#34892;?#38024;对11家外资水务企业的调查显示,外资进入没有对当地的水价调整造成明显影响。
  记者了解到,世界各国无论是国有经营,还是私营模式,?#25216;?#20854;注重政府对水价的监管。
  环境保护部宣传教育司副司长贾峰认为,作为生活必需品,水价不能过高。水价的定价应该公开透明,价格调整后应对新水价实行为期数月的试用期,防止水价变动成为少数人谋利的工具。
  张悦表示:“水务改革,不是政府?#23545;穡?#26356;不是政府借‘水’生财。供水改革就是要引入多元投资运营主体,转变经营机制,降低成本,保障水质,改善服务。”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大话财经

关键字: 城市 酝酿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今天nba新闻最新消息
2元彩票 千运财里二肖中特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现场 广东36选7下期号码预测推荐 广西快乐双彩209期开奖号码 重庆时时彩规则图 pk10牛牛棋牌游戏下载 刮刮乐中奖一千元图片 中国体彩网点开放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号 羽毛球香港公开赛女单 浙江5。6亿双色球号码 云南十一选五开奘结果走势图 高级内部绝杀 成都西部牛牛广告展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