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回到埃德蒙.柏克――评国进民退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10-01-13  浏览:113
  关于当前静悄悄的国进民退现象,有否认的声音,有承认的声音。张维迎教授认为存在这个现象,但这个现象将是?#28120;?#30340;,国有企业改革的大方向早已确定,不需要新的政治决定。公共服务的权利化宣传一方面为执政者赚取了新的合法性资源,而另一方面则为新一轮财政压埋下了伏笔,因此张维迎推测在未来的基本公共服务 “权利”消费?#25307;?#19979;,新一轮财政压力将再次开启又一次静悄悄的国退民进,并预测未来20到30年控股的比重在GDP当中的比重会降到10%以内。是的,以摸着石头过河作为改革原则的经济体每一次关键性的制度变迁往往不是理念开路、美好制度设计指导下完成,而是在财政压力下的无奈选择。财政压力下的制度变迁甚至可以在大英帝国最终在1688年建立正式宪政中看到其影子。
  有一种说法,国企是“共和国的长子”,国有企?#24403;?#21355;着国家经济安全。这是一种政治献媚。这种说法很具有情感上的感染力,是一种文?#25307;?#20256;,却不是严密理论逻辑的结果,也不是大量收集经验证据总结出来的一般结论。事实上,“国有企业与共产党的执政地位没有关系。中国的民营企业发展了,人们的生活提高了。就这么简单。国有企业与共产党的执政地位没有关系,共产党的执政地位是取决于人们的生活得到了根本的改善,这点必须认识到。”
  不仅如此,国企与国家安全也没有关系。张维迎指出,“国有企业也与国家安全没有关系。世界上国家安全最脆弱的国家,都是国有企业占主导地位的。那?#27492;?#26377;企业占主导地位的国家,国家安全搞得很好。”
  我们注意到,60年前搞全面的国有制时和当前“再国有化”的依据不一致。60年?#22467;?#20154;们引经据典,经典作家的论述是最坚实的依据。60年后的今天,没有再在《资本论》的字里行间寻找搞国有企业的依据了,他们摇身一变成为爱国主义的化身,成为“共和国的长子”,肩负着保卫“国家经济安全”的“重任”。这种做同一件事情的依据恍惚变换折射出垄断利益集团的虚伪和不可信任。
  国进民退,进退之间,不要再证明,不要再引经据典,不要玩弄玄妙的理论,不要再装扮成爱国主义化身为政治献媚了——回到埃德蒙.柏克,回到这位18世纪伟大的智者。张维迎正确地指出,“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取决于人们的生活得到了根本的改善”,与国有制多少、国有企业的“控制力”没有关系。这是一个极为朴素的道理。如果国有制真如鼓吹者主张的那样好,当初还搞什么改革?不要改更好,当初国有企业的控制力很强啊,控制了全部中国的经济命脉。改革初衷正是试图把中国经济从严酷的中央计划经济和全面国有制下解放出来,这不是“关乎形而上自由和必然的抽象问题,而不是道德审慎和人之常情方面的问题”。因此,不要玩弄玄妙的理论,一切以人民生活的根本改善和人民的自由为旨归。“如果我们缺乏自制、智慧,不顾?#21442;?#22320;用取巧来毒害政府之源,在最高主权的无限性和有限性问题上牵强地玩弄玄妙的理论,推出一些你们的被统治者极为反感的结论,那么,你们将会导致他们用同样的手法对主权本身提出质疑。如果被逼太甚,野猪定会向猎人反扑。如果那个主权与他们的自由难以相容,它们会选择那个?他们会把你们的社会主权摔在你们面前”(爱德蒙柏克,2002:214)。到这个地步时,社会动荡,秩序混乱,社会失?#27602;?#35937;将频频发生。
  经典作家的教科书,?#25215;?#25919;治意识形态常常作为政府的施政依据。柏克则一再呼吁我们回到现实,关切现实。“何种政府适应人民,必须由那些人民的一般品格及其所处的形式来决定,任何其他东西都不能决定,也不应当决定。(埃德蒙.柏克,2001:218)他指出,“政策不应该由人类的理性调节,而应该由人类的本性调节;理?#22278;?#36807;是人类本性中的一部分,而且根本称不上是最伟大的那部分。”(埃德蒙.柏克,2001:208)是的,逻辑的力量、理论的辩论可以在一段时期呈现压倒性的优势和力量,然而,理性从来不是智慧的全部。当许多棘手的政策难以定夺时,我们为何不听听柏克的劝说——本性的调节。
  一种和谐的社会秩序的达致,源于服从人们真正幸福的政府及其公共政策,而不是强制人们服从某种教条的理论。“事实上,顺从公众倾向,不去强制它——给共同体的一般意识一种指导、一?#20013;?#24335;、一种艺术包装和一种特定认可,乃是立法机关的真正目的所在(埃德蒙.柏克,2001:224)“顺应相关人民的气质和性格,而不该总是企图强制人民遵从他们服从理论。就百姓大众自身而论,当他们真正幸福时,对任何理论都不过分热衷,而人民惯于诉诸理论正是国家被误导的一个确然无疑的症状。”(埃德蒙.柏克,2001:228)“研究人民的天性禀?#22330;?#39034;其脾性,使他们沐浴恩荣,他会根据他所了解的国家情况去行事。当他运用?#23548;什?#30053;,依据?#23548;试?#21017;如此行事时,他便是幸福人民的幸福王侯。”(埃德蒙.柏克,2001:232)在与人民的分歧和冲突中,政府单方面宣布自己的胜利于事无补。柏克在国会就给当时北美殖民地以自由,取消强制征税法案时说道,“要想?#25351;?#21644;保持和平,不能采取决断的方式,只能采取调解分歧的方式。如果有人简单地宣布某方获胜,将其全部要求予以满足,用这样的方式平息争?#24120;?#37027;是误用了裁决人的特权。”( 埃德蒙.柏克,2001:229)
  政治生活中,审慎和宽容是第一美德。“在政治生活中,宽宏大量是真正的智慧….我们应该提升我们的心灵境界,使之与上天召唤我们去填膺的责任的伟大性相契合”“这些胜利靠的不是毁灭杀戮,而是靠增加人类的?#32856;?#21644;福祉” (埃德蒙.柏克,2001:221)柏克认为,人民的意见是不可忽视的,一般舆论必须得到重视。“如果不顾及被统治者的一般舆论,不仅容易引起骚动的税收权会遭到抵制,而且所有其他立法权也都难以实施。一般舆论乃是万能的立法权的载体?#25512;?#23448;,没有它,立法权可能只是自鸣得意的纸上谈兵,在指导具体事务时毫无价值”(埃德蒙.柏克,2001:224)“由于与人民的舆论和感情背道而驰,因此(法律)仍然难以实施,好像议会在那些方面不曾有过任何权力一样。”(埃德蒙.柏克,2001:224)
  柏克反对抽象政治理论的极端性,倍感当时的政治生活中审慎的美德不再。他奔走呼吁,“在行?#39038;?#25163;中的每项权力是,审慎的确成了最高原则!然而,在我们近来的争吵中,我亲眼目?#33945;?#24910;?#36864;?#24212;情况这些原则完全被置之度外,化为乌有!在一切事物中,它们似乎被认为是最可轻蔑?#22836;?#29702;性的东西。”(埃德蒙.柏克,2001:225)“我们的职责是,在尽可能的冷静中,使我们的政府与那些组成这个强大而异常复杂的整体的各族人民的品格及其具体情况相适应。”(埃德蒙.柏克,2001:226)教条的政治家们不遵从审慎的原则,“它们破坏我们的理智,毁弃?#23548;?#30340;自由,同时也在毁弃人类社会的一切基础,一切公正和正义,一切宗教和秩序。”( 埃德蒙.柏克,2001:227)
  政治生活中秉持审慎的美德意味着放弃政治家的教条主义,尊重人民的自由。“公共自由是一种恩赐,一?#25351;?#21033;,并非抽象思辨。所有依据它的正当推论都非常?#26234;常?#37027;些享受它、保卫它的人们的一般智力就完全领会。”(埃德蒙.柏克,2001:227)“社会和公共的自由,像日常生活中的所有其他事物一样,视各共同体的风俗和情况之不同,而错综变化,异态纷呈,可在不同程度上享有,具有无限多样化的表现形式。极端自由在哪里也得不到,也不应该在什么地方寻求它。为了获得自由,自由必须受到限制” (埃德蒙.柏克,2001:227)。“通过谨慎的尝试和合乎理性的、冷静的努力找到不致危机及共同体存在的最小的——而不是最大的——节制程度,这应该是每个明智的公共顾问的恒常目标。因为自由应该是去促进的 “善”,而非应该去减少的“恶”。它不仅是头等重要的私人福祉,而且也是国家自身存在的根本性源泉和生机。[next]
  关于“国进民退”,没有什么争论的,关键是回到现实中来,回到民众的常识,倾听民众的呼声。
  国退民进才能保障国家经济安全
  12月18日下午消息,《财经》年会2010:预测与战略今日在京召开。?#26412;?#22823;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张维迎在会上表示,预计国有企业对GDP贡献的比重在未来30年会降到10%以内。
  张维迎:很高兴参加这个论?#22330;?#21018;才大家讨论的国进民退都有点担心,我自己不?#24708;?#20040;担心。我们说有批评国进民退这种现象的时候,我们批评得非常理?#36924;场?br/>   就在30年?#22467;?#20320;敢?#24503;?不?#25671;?#25105;们说不存在国进民退的时候,就表明我们心虚,不敢大张旗鼓地做国进民退,我想这是非常好的现象。我们一直说30年之后,国有控股企业在GDP当中的比重降低到三分之一的?#22467;?#27809;有人会相信。现在仍然要预测未来20到30年控股的比重在GDP当中的比重会降到10%以内。我是比较乐观的。
  目前大家看到的这些东西,都不要太着?#20445;?#25105;认为都是暂时性的现象,有两个?#35780;恚?#31532;一个是逻辑?#35780;恚?#31532;二个是历史?#35780;懟?#36923;辑?#35780;?#26377;几个方面的事情要讲一下。
  这次在金融危机当中,政府花那么大的力气来抢?#20154;?#21253;括信贷发放非常大,后果就是未来一大?#35757;?#22351;账就会建立起来。这些坏账大部分都会建立在国有企业,因为国有企?#30340;?#21040;的钱最多,大家都始终?#20146;?#19968;句?#22467;?#36234;容易借到钱,破产的可能性越大。
  未来市场会发生非常预测不到的变化,好比现在看一些赚钱多的行业,包括能源、电信,这些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大家想一想,?#25913;?#21069;煤炭都是不赚钱的,全行业亏损的,现在突然之间都赚钱了,你怎么保证它?#25913;?#20197;后又不是全行业亏损呢?
  从能源的历史价格来看,它波动非常大,像石油,现在石油已经170美元、140美元,现在是170多美元,好像已经很高了,但是我们看一下过去100年里,石油的?#23548;?#20215;格,现在比100年前还低,整个80年代、90年代,十?#25913;?#30340;时间,石?#22270;?#26684;在十几美元的水平。
  随着新能源的出现,如果新能源真发生革命性的技术进步的?#22467;?#21407;来的化石能源的价格会出现大幅度的下降,未来的问题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乐观。这样的?#22467;?#29616;在我们认为能赚钱的行业,未来都可能面临亏损。回到90年代有解决国有企业不良资产重组的问题,政府对银行进行注资的可能性,都会存在的。
  第二个,这?#25913;輳?#22312;建设和?#25104;?#20250;当中,我们的政府已经承诺了好多的社会福利,包括失业救济、医疗卫生教育等等,在过去?#25913;輳?#21152;紧了财政收税的力度,使得原来的浮财?#32423;?#31215;起来,每年的财政收入增加在20%到30%,这个事情不可能继续的。
  只要财政收入的增长回到到正规的状态,按照我的估计,目前政府所有程度的社会福利的支出和正常的财政收储没有办法支付的。唯一的办法就是转让国有资产。通过转让国有资产,才能使我们维持社会福利制度的唯一办法,现在这种做法现在已经慢慢开始。当然以后怎么转让,这还是需要探索的问题,我在去年改革30周年的时候说过一句?#22467;?#22269;有企业改革的方向性问题基本解决,剩下是技术性的问题,我现在仍然坚持这个判断,我所说的技术问题,以后再解决国有企业这些问题,不需要讨论或者中央开全会,方向怎么定,就是转让的问题或者50%占到30%还是20%,谁家举手定一个价格。像这次的国进民退是悄悄的,以后的国退民进也是悄悄的,不会大张旗鼓的运动式的东西。回顾一下90年代为什么很多地方搞地方企业民营化,很简单,财政没法支持。在国家层面上,未来会越来越突出,财政的压力会变成国家转让国有企业很重要的压力。
  第三个方面,全球化是不可阻挡的,竞争越来越全球化,利润一定会越来越薄。国有企业是在国内资本是垄断的,到国?#36866;?#22330;上,我们更开放以后,是没有办法垄断的。利润薄了以后,有什么样的组织形?#35762;?#33021;够维持,历史上有过一些经验,好比在一百年前的时候,美国主要通过纵向一体化去完成这个问题。这次我们看来?#26377;?#25216;术革命之后,网络化不是走产同的上下游的关系。我们现在的国有部门,包括整合的基本思路是100年前美国的企业整合的一体化的思路,这种思路是不是适用新技术的时代,?#19968;?#26159;表示怀疑。不考虑私有制限制,最后这两种做法能不能够保持它的效?#21097;?#25105;是有担心的。基于这三个方面,?#19968;?#26159;比较乐观。
  从历史的关系。1989年当时的国进民退的论调就比较厉害,干了三年没有干到乡镇企业,国有企业的亏损比盈利还高,就出现了92年、93年的国进民退。不?#24708;?#20027;观想达到就达到。我的意思是放在更长的历史来看,目前中国发生的问题,只要我们警惕不应该悲观,再进一步讲,满族人入关之后,统治了汉族,最后的结果是汉族人消灭了满族,现在?#36127;?#25214;不到满族了,没有满族。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的关系也可能是这个结果。
  我支持保老师讲的两点,国有企业与共产党的执政地位是没有关系的。中国的民营企业发展了,人们的生活提高了。就这么简单。国有企业与共产党的执政地位没有关系,共产党的执政地位是取决于人们的生活得到了根本的改善,这点必须认识到。
  国有企业也与国家安全没有关系。世界上国家安全最脆弱的国家,都是国有企业占主导地位的。那?#27492;?#26377;企业占主导地位的国家,国家安全搞得很好,而且不仅自己安全,还统治别人。所以中国,要认清楚这样两点看,看长远一点,乐观一点。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大话财经

关键字: 国进民退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今天nba新闻最新消息
辽宁快乐12基本走势 爱彩乐江苏11选5 湖北11选5结果l 七乐彩走势图一综合板 浙江20选5中奖率 澳门彩票 意甲进球 2019白小姐透特图 3d综合走势图 足彩半全场胜平负2赔 t博宝娱乐平台下载 481快开彩票投注技巧 围棋规则 国内彩票最大奖是多少钱 吉林快三技巧选号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