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家庭计划也是错误的--辩证看待罗马尼亚的“月经警察”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10-01-13  浏览:143
  
  我最重要的学术理念就是多样性,有争论才有多样性,通过争论才能取得一些基本的共识,获得一些突破,学科才能前进。并且学术研究本身就是探索的过程,有时候自己也会不断否定自己。虽然我在2000年开始就零星的写一些关于人口的文章,2002年之后专心研究中国计划生育,但是直到2004年才基?#23601;?#25104;自我启蒙。中国人口学的最大的问题是缺乏多样性,是死气沉沉的单色学科,学术的单一性导致一言堂,进而导致人口政策的僵化。我对一些人口学者说:我们虽然私下里是朋友,但是如果我认为你们的一些观点有错误,我照样要驳斥;如果你们认为我的一些观点是错误的,也欢迎指出。自从2004年9月何亚福先生与我联系以来(此前他在2003年底写过一篇人口文章《中国人口的相对量在减少》),在2004年底和2005年我们进行过非常好的合作,但是2006年之后我们在一些方向性、关键性的理念上存在分歧。以前为了维?#32622;?#38388;反计队伍的团结,我一直采取沉默的态?#28982;?#32773;点到而止,但现在看来有分歧并不是坏事,通过大家的讨论,有利于澄清大家在一些人口问题上的误解。
  我在《大国空巢?#20998;?#35828;:“其他国家的计划生育(family planning)是加强‘右手’的力度(现在西方国家的鼓励生育是减弱‘右手’的力度),而中国的计划生育(只能叫做birth control)却是强制性的。”现在看来我的这一理解是错误的(虽然我当时也认为family planning 与鼓励生育是两回事)。
  何亚福先生提出要用“家庭计划”取代“计划生育”,并在2009年两会期间通过人民网上交了提案《“计划生育”应转变为“家庭计划”?#32602;?#36825;个提案是人民网版主递交的唯一人口提案。他认为:“‘家庭计划’(英文是family planning),是指以家庭为单位,由夫妇自主地决定生育子女的数量和生育间隔,政府或家庭计划生育机构提供指?#24049;?#36866;当的辅助措施。这种计划生育是服务性质的,而不是强制性质的。实行家庭计划是公民的权利而不是义务。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实行的计划生育,就是这种‘家庭计划’”,“第二种计划生是也称 ‘生育控制’(birth control)。我国现在实行的是第二种的计划生育”。
  我在《美国控制发展中国家的人口计划曝光?#20998;?#20986;“不但需要停止中国目前的这种计划生育,也需要停止国际社会目前公认的那种家庭计划。”何亚福先生在《家庭计划就是自主生育》和《强制少生与强制多生是两极相通?#20998;?#21453;驳了我的这一观点。
  本文一方面更正我自己对family planning和birth control的理解;一方面重申家庭计划生育也是错误的,不能用家庭计划取代计划生育。
  世界卫生组织关于Family planning的定义是:Family planning allows individuals and couples to anticipate and attain their desired number of children and the spacing and timing of their births(个人或夫妇自主地决定生育子女的数量和生育间隔)。
  而Birth control的定义是:Birth control is a regimen of one or more actions, devices, sexual practices, or medications followed in order to deliberately prevent or reduce the likelihood of pregnancy or childbirth.(借助器具、性行为控制、或者医学手?#25105;?#20027;动避免或者降?#31361;?#23381;和出生的可能性)。Family planning is much more than birth control. Birth control is commonly used as part of family planning.
  可见,Birth control只是Family planning的手段之一。Family planning的内涵比Birth control的内涵要广的多。
  大家赞成“家庭计划”,其实是误解了“自主地决定”的真?#30340;?#28085;。?#25910;?#30740;究了世界控制人口的思潮,发?#25191;?950年代开?#23478;?#30452;有一股?#30475;?#30340;国际力量(获得政府或财团的资助)在推动各国控制人口。但是披上了“自愿”的外衣。比如美国《NSSM-200》明确说为了有助于避免(其他国家)指责美国支持人口控制背后的帝国主义动机,美国应反复重申“夫妻有权自由地、负责任地决定他?#24039;?#20960;个孩子和生孩子的时间间隔,并且有权获得信息、受教育及其手段”。
  从字面意义上理解,好像确实是完全自?#31119;?#26080;可指责。但是事实如何?看看美国国际开发署和联合国人口基金在干什么,就知道这里的“自愿”意味着什么。他们一方面进行物质利诱,一方面进行思想洗脑,然后提供便利的避孕手段让你“自愿”地控制生育。
  物质利诱方面,比如一些贫穷妇女为了获得免费粮食而被“自愿”绝育,一些享受救济的妇女被威胁将取消救济而去“自愿”接受绝育手术。基?#31918;?#26126;确提出?#22909;?#22269;要将政府援助作为“国家权力的工具”,美国直接通过政府援助计划,将接受减少人口计划作为得到美国援助的先决条件。对那些接受援助的国家来说,要么绝育要么挨饿。依照这种“自愿”的标准,中国大多数人都是“自愿”地实行了计划生育,比如中国城市人口如果不“自愿”实行计划生育,就将失去工作和一切社会福利;农村人口如果不“自愿”实行计划生育,就会受到罚款,生计都难以维持;富人如果不“自愿”实行计划生育,就会受到足以导致破产的高额罚款。中国关于计划生育的法规?#27982;?#26377;强制上环与强?#24179;?#25166;的规定,国家计生委副主任赵白鸽多次对国际?#25945;?#35762;中国的计划生育是自愿的,联合国人口基金也多次说中国的计划生育是自愿的。其实这种“软性强制”比“硬性强制”对心理的影响更大,对生育文化的破坏力更强,更容易形成民族心理。物质利诱在发达国家则是表现在高民生压力上,比如就业压力、住房压力、妇女劳动参与率高等,人们“自愿”少生孩子。
  思想洗脑方面,比如破坏传统生育文化,改变传统上的性的唯生殖目的论,灌输“越生越穷”、“少生快富”、“生育对妇女不利”、“养老不靠孩子”的观念。本来以前是“不自愿”少生孩子,观念改变之后,就变成“自愿”少生孩子了。如果真的自愿的话,那么“家庭计划”组织为什么花费那么多在宣传教育方面?为什么热衷于支持发展中国家的“女权运动”?“家庭计划”其实是一种控制人口的意识形态。
  依照“家庭计划”的“个人或夫妇自主地决定生育子女的数量和生育间隔”的定义,等于是自己可以决定是否要生下孩子或堕胎,完全不需要任何理由或原因,等于是将胎儿的生命权从属于母亲或?#25913;?#30340;自由选择权,堕胎算是可以随心所欲了—不论男女。依照这种定义,中国老百姓“自主地”通过B超选择性堕胎女婴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因此中国的“计划生育”只是比国际社会的“家庭计划”更加“坦率”一些而已,二者只有量的差异,没有质的差异,英文名称都叫做family planning。也就是:计划生育=family planning=家庭计划。家庭计划与其叫做自主生育,不如叫做计划生育。中国国家人口与计划生育委员会的英文名称就是:National Population and Family Planning Commission。如果用“家庭计划”取代“计划生育”,那么国家计生委连英文名称都不用换。
  日本在1950年代就实行了家庭计划,生育?#22987;本?#19979;降,尽管鼓励生育?#36866;?#22810;年了,但是生育率却仍然只有1.2左右。台湾和韩国在1960年代实行家庭计划,生育率直线下降,现在都在鼓励生育,但生育?#25163;?#26377;1.1左右。伊朗在1989年实行家庭计划,生育率直线下降,伊?#39318;?#32479;已经废除了家庭计划生育,鼓励大家生孩子,但是生育?#39135;中?#20302;迷。这些地区现在都后悔莫及,中国为什么还要重?#27492;?#20204;的错误?如果用“家庭计划”取代“计划生育”,等于是才出虎穴又入狼?#36873;?br/>   何亚福先生担心老百?#25214;?#20026;“缺乏避?#20889;?#26045;,不得不意外怀?#23567;?#19981;得不生下意外怀孕的孩子”,因此中国需要实行家庭计划。何先生并以美国桑格夫人为例?#24471;?#23478;庭计划的必要性。计划生育(家庭计划)的倡导者是美国的玛格丽特·桑格(1879-1966),她于1912年就倡导计划生育,1913年首次使用和确立了birth control一?#30465;?#22914;果说中国的计划生育叫做birth control的话,那么与其说桑格夫人是“家庭计划”的首倡者,不如说她是“计划生育”的首倡者。
  桑格夫人所在的美国与中国在文化和制?#32570;?#26223;上完全不一样,美国是基督教国家,认为胎儿是生命,1859年起,除了为了挽救母亲或胎儿的性命之外,美国医药协会谴责所有的堕胎行径;在1875年,美国政府还立法严禁堕胎。1873年国会通过康斯托克法,这项反对淫秽的法案明文规定避孕药为淫秽?#32602;?#31105;止通过邮局或者州际贸易传播。直到1936年,美国才?#24066;?#21307;生为了挽救生命或增进病人的福利“而开避孕药方”。但是到1950年代还有30个州的反避孕法?#36234;?#27490;或限制避孕用具的销售和广告,有些州将“展?#23613;?#20986;售、提供避孕用具或者散播相关信息”列为重罪,有些州认为男女用避孕用具属违法。
  1959年艾森豪威尔总?#25104;?#31216;,避孕“不是正当的政?#20301;?#25919;府活动、职能或责任”,宣称政府不该干涉避孕,算是将避?#20889;?#25919;府公权领域“划给”个体私权领域。1965年美国最高法院裁定,《美国宪法》(第十四项修正案)关于自由的规定,有效推翻了早先法律的禁令,使所有美国夫妇的避?#34892;?#20026;合法化;并确定了生殖决定是私人决定,而不是国家的事务。
  就是说在桑格时代,不但堕胎(人流)是非法,连避孕也是非法的,1914年,她开始印发一份称作“女性反叛者”的月刊,宣扬避孕的好处,但是被控违反禁止通过?#25910;?#20256;播淫秽资料的法律并被定罪。之后,她化名逃往?#20998;蕖?#21518;面她回美国之后于1916年10月开设了美国有史以来的第一个计划生育门诊部(family planning and birth control clinic)。9天后,这家门诊部被警察洗劫,玛格丽特则被关进监狱,服刑30天。
  而中国对待胎儿的态度与美国截然不同。中国一直强调?#25913;?#23545;儿女的“拥有权”,古代在部分地区溺婴还非常普遍,被人口学家称之为“产后流产”,这种 “产后流产”?#27982;?#26377;受到政府惩罚。中国没有禁止堕胎的法律。1922年之后桑格多次来到中国和印度,向中国和印度妇女宣传计划生育。并受邀在?#26412;?#22823;学演讲。桑格对?#25945;?#31216;,自己在中国受到的待遇?#23545;?#22909;于在美国的待遇。中国的警察对她非常客气。而在纽约,她到某个地方演讲?#23478;?#34987;警察跟踪和阻?#21360;?br/>   就是说桑格时代的美国,政府不但严禁堕胎,甚至还禁止避孕,等于是政府的生育公权过度干涉了个体的生育私权。并且当时美国的婴儿死亡率已经在降?#20572;?#20154;口再生产的效率在提高,如果没有避?#20889;?#26045;的话,很多贫困家庭将难以养活存活了的六七个、十多个孩子。桑格曾在纽?#38469;?#30340;移民社区当过护士,看到许多贫穷移民妇女的生活因不断的生育子女而被毁,并且无法摆脱贫穷。许多妇女自行堕胎手术,以便摆脱怀孕,却往往造成灾难性后果。医疗部门拒绝向这些妇女提供当时的中上层妇女可使用的避孕方法,于是桑格便帮助贫困妇女避?#23567;?#24403;时避孕手段比较昂贵,贫困人口识字率还比?#31995;停?#27809;有避孕知识,也买不起避孕器具。在这种情况下,在贫困人群?#34892;?#20256;适当避孕还是有一些积极意义的。
  虽然桑格时代美国政府仍然禁止堕胎和避孕,避孕方法也仅限于避孕?#20303;?#36991;孕帽和子宫颈帽等(1960年才研制出口服避孕药和宫内避孕环),并?#19968;?#27604;较昂贵,但是中上层人士已经私下里进行了避孕(美国在1950年代每年用于避孕的费用达2亿美元),生育率下降,贫穷妇女非法堕胎所引起的产妇死亡率上升,都?#24471;?#22919;女已经在遵守“生育的经济规律”了。1920年、1930年美国的生育率分别只有3.2、2.5(接近?#26469;?#26356;替水平)。法国在1920年的一项法律也规定,不仅堕胎是非法的,而且传播避孕方法也是非法的,尽管如此,在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每对夫妇还是只生不到两个孩子。
  但是现在中国情况已经完全不一样,避孕手段既有效?#30452;?#23452;,再穷的人也买得起避孕药具;中国妇女识字率与发达国家没有差别(?#23545;?#39640;于美国和法国 1920年代),基本普及了初中教育,高中教育也相当普及,大学扩招之后高等教育入学率在全世界也算高的了,也就是说中国妇女与发达国家一样掌握了避孕的基本知识,老百姓完全有能力、有条件自主决定生育。桑格夫人时代那种计划生育(家庭计划)在现在显然过时了。
  并且,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桑格是将政府侵入个体生育私权的?#25351;?#20986;去(因为政府禁止堕胎、限制避孕),桑格的避孕是私人行为(还有对抗政府的性质);而现在中国的计划生育是相反?#38382;?#30340;政府侵入个体生育私权(政府强制性堕胎、避孕),如果依照何亚福的建议改成“家庭计划”的话,等于是将政府的手部分地挽留在生育私权领域,因为何亚福建议“计生部门也相应地转变职能,其主要职责是提供避孕服务和生育健康服务”,“政府或家庭计划生育机构提供指?#24049;?#36866;当的辅助措施”,何亚福的这?#30452;?#23381;是政府行为。1959年美国艾森豪威尔总统就将避?#20889;?#25919;府公权领域“划给”个体私权领域。1965年美国最高法院确定了生殖决定是私人决定,而不是国家的事务。?#35757;?#20013;国现在还需要政府来管理避孕?1970年代以来,中国政府的手插入了生育私权,尤其是1980年更是?#21355;?#25511;制了生育私权领域,现在是到了政府放手的时候了。为什么还要用“家庭计划”挽留住政府的手?[next]
  桑格早期的动机可能是善意的,但是后面的动机可能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单纯。1952年,桑格夫人在印度成立了国际计划生育联合会(International Planned Parenthood Federation),并成为第一任主席。1981年11月,中国计划生育协会被国际计生联接纳为准会员,1983年被批准为正式会员,1986年成为该联合会亚太地区成员之一。桑格的国际计划生育联合会得到了洛克菲勒三世等财阀的支持。桑格的国际计划生育联合会在1950年代资助平克?#36141;?#32599;?#35828;?#30740;制避孕药,但是?#27425;?#27861;获得美国FDA批准所必要的大规模研究,而当时?#24049;?#19977;世已经将加勒比海地区的波多黎各岛作为一个巨大的实验室来检验他的大规模人口控制的想法,于是平克?#36141;?#32599;克就在?#24049;?#19977;世的波多黎各岛进行大规模避孕药临床试验(这些实验在美国是非法的)。《NSSM-200》为?#25628;?#30422;美国的控制发展中国家人口的行动,避免被指责为帝国主义,美国也是利用国际计划生育联合会这样的“民间”组织来实施这项计划。桑格的国际计划生育联合会对于巴西、泰国、伊朗的“家庭计划”都是“功不可没”的。
  何亚福先生说“家庭计划的目的就是帮助育龄夫妇实现生育愿望。如果一对夫妇愿意多生孩子,那么家庭计划就帮助这对夫妇多生孩子;如果一对夫妇愿意少生孩子,那么家庭计划就帮助这对夫妇少生孩子。”这种说法值得商榷,因为无论是国际社会的“家庭计划”,还是何亚福提议中的“家庭计划”,其实只是“单向”地“帮助育龄夫妇实现生育愿望”,也就是满足老百姓少生的意?#31119;次?#21147;满足老百姓多生的意愿。少生的意愿容易满足,毕竟避孕药具现在很便宜;但是多生的意愿却难?#26376;?#36275;,养活一个孩?#26377;?#35201;多少钱?假如某些人有生育10个孩子的意?#31119;?#20320;能够满足他的意愿(还包括做试管婴儿,因为十几岁结婚,在育龄期现实正常生育能力只有6个左右孩子)?如果可以的话,那么发达国家就不要为低生育率犯愁了,因为这些国家连老百姓生育两三个的意愿都不能满足,导致老百姓不敢生孩子。这涉及到整个国家经济体制的根本性改革,而不是一个“家庭计划”和几十万计生干部就可以解决的!
  何亚福先生说“实行家庭计划的国家,有生育率高的,也有生育?#23454;?#30340;。例如,印?#21462;?#24052;基斯坦、埃及等国家实行家庭计划,生育率高于?#26469;?#26356;替水平;美国实行家庭计划,生育?#26102;?#25345;在?#26469;?#26356;替水平”。
  何亚福先生这个观点显然是对“生育的经济规律”没有把握全面。社会越发达,生育?#35797;降停?#29983;育率下降靠的是免费的“势能”;而提升生育率却需要昂贵的 “动能”,而这种动能只能由政府提供。当社会发展水平达到一个悬崖临界点(比如HDI达到0.65左右)之前,生育率下降的势能?#20849;磺看螅?#36825;个时候光是 “家庭计划”?#40723;?#20197;大幅降低生育?#30465;?#27604;如中国在1980年代,社会发展水平还没有达到临界点,虽然实行强制性的独生子女政策,舆论宣传加上强制手段并用,但是中国的生育率仍然维持在?#26469;?#26356;替水平左右;而到1990年代初期之后,中国的社会发展水平达到了临界点,生育率就快速滑下悬崖。伊朗的社会发展水平与中国基本一致,1989年开始实行家庭计划生育,等于是将已经处于悬崖边上的生育?#26159;?#36731;地推了一把,就足以让生育率快速滑下悬崖。现在印?#21462;?#24052;基斯坦等国的社会发展水平还没有达到引起生育?#22987;?#36895;下滑的临界点,即便实行“家庭计划”,生育率仍然在更替水平以上,等到他们的社会发展水平进一步提升,生育?#26102;?#28982;快速下滑。美国生育率还能稳定在更替水平附近,并不是因为美国实行了“家庭计划”,而是多管齐下:
  1、减弱了 “家庭计划”的推力:家庭计划形同虚设。
  2、遏制生育率下降的“势能”:如传统生育文化在提升,性趋向保守。
  3、提供了让生育率上升的“动能”:降低老百姓民生压力,提升养育孩子的能力。
  我们看看美国的“家庭计划”吧。美国的“家庭计划”早期是由桑格夫人等人领导民间组织来推行。桑格夫人在美国的“家庭计划”的对象是低收入者,主要是有色人种。减少的是有色人种的人口,这种想法与洛克菲勒三世的理念是一致的。1968年美国全国有色人?#20013;?#36827;会匹?#32570;?#20998;部曾指供?#20309;?#20302;收入少数民族聚居区提供避孕药及其它避孕方法的计划生育诊所一直在尽量降低美国黑人的出生率,避孕品?#22351;?#25104;灭绝种族的凶器。“黑人种族灭绝”一词流行起来。现在美国黑人人口已经从以前的排美国第二,变?#19978;?#22312;的排第三了。
  1968年美国?#24049;?#36874;总统曾经任命过一个关于Population and Family Planning的机构,研?#23458;?#24191;计划生育的问题。1970年国会通过了《公共保健服务法》的第十章(Title X of the Public Health Service Act),给青少年和贫困家庭提供family planning服务以及一些生殖健康服务。但Title X的经费禁止用于堕胎。虽然美国的family planning与台湾、韩国的家庭计划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对生育文化和生育率的影响也是很大的,美国生育率从1970年的2.48下降到1975年的 1.77。
  无论是民间还是官方,美国的家庭计划(family planning)都只是针对少数贫困人口,而不是针对所有人群的。而何亚福先生却希望“家庭计划”成为中国的国家政策。
  1969年8月,美国德州的女服务员Norma McCorvey,声称遭到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大话财经

关键字: 家庭 计划 错误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今天nba新闻最新消息
双色球复式能买几个胆 天津快乐10分规律 中彩票前的感觉 青海11选5基本走势图 河南11选5秘诀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019最新足彩胜负彩比分直播 四川金7乐玩法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爱彩乐11选5 四川时时彩 中国彩票集团总资产 遗漏广西快乐10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