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人保部官员:垄断国企不是收入分配改革最大阻力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10-06-07  浏览:92
  上调个税起征点、上调最低工资等事关居民收入的具体措施,常常会成为媒体关注的热点话题,对于收入分配最基本的制度建设,舆论也从来没有“轻视”过。而对于收入分配改革的制度细节、出台时间等,一旦有“权威人士”表态,都会成为一个制度风向标,引起新一轮的争论。
  苏海南,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劳动工资研究所所长、中国劳动学会薪酬专业委员会会长。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近日就收入分配改革的必要性、紧迫性以及改革阻力、方向等问题对他进行了专访。苏海南向记者透露,收入分配改革方?#25913;?#20869;应该会出来,因为中央提出有关方针时?#25214;?#20037;,现实问题已非常?#29616;亍?br/>  贫富差距拉大,现实问题非常?#29616;?br/>  中国经济时报:有报道说,收入分配方?#25913;?#21069;?#28304;?#20110;研究和起草阶段。您能否告诉大家,收入分配方案什么时候能够出台?收入分配改革如再久拖不决,会有什么后果?
  苏海南:收入分配方案今年内应该会出台,因为中央提出有关方针已有?#25913;?#20102;,现实问题已经非常?#29616;兀?#29616;在收入分配不合理、贫富差距拉大是公认的、不争的事实,如果再不解决这个问题,可能会导致一些?#29616;?#30340;社会问题。
  收入分配领域的很多问题,已引起老百姓的不满。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城乡居民之间收入差距维持在3.3倍左右,行业间差距最高达到了15倍之多;10%的最高收入户与10%的最低收入户人均收入相差20多倍,少数金融国有企业高管的年薪水平是社会平均工资的100多倍,而个别企业高管的天价薪酬是社会平均工资的2000多倍。
  另外,部分企业存在拖欠、克扣工人工资的情况,同工不同酬的现象普遍存在,一些垄断性企业享有高水平的津贴补贴、福利待遇,与?#35805;?#29992;人单位拉开了不合理差距。而且,二次分配制度也不完善。?#28909;?#29992;于民生建设特别是社会保障方面的额度不够大,转移支付给农村、贫困地区的资金还不够多,?#20063;?#27809;有完全将其分配比例制度化。这些问题必须加快解决。
  中国经济时报:您认为导致当前收入分配不合理、贫富差距拉大的根源何在?
  苏海南:原因主要有三点,一是经济发展方式、经?#23186;?#26500;等?#26041;?#19981;合理造成的制约和影响。经济发展方式、经?#23186;?#26500;不合理放大了由生产力不平衡、自然资源等客观条件形成的收入差距,成为收入差距不合理的主要根源。二是经济社会体制存在弊端的影响和制约。经济社会体制存在的弊端进一步恶化了收入分配的突出问题,扩大了不公平的收入分配差距,成为收入分配不公平的深层次根源。三是收入分配体系不健全问题的制约和影响。收入分配体系涉及一次、二次、三次分配领域,时至今日,该?#20302;?#36824;存在不少缺陷。收入分配体系不健全是造成收入分配不公平的直接原因。
  国企应首先改革收入分配关系
  中国经济时报:您说过,“少数人、少数单位、部门或行?#20302;?#36807;资源垄断、行政权力、市场独占、特殊身份等非劳动因素,捞取了不公平、不合理的利益,这些成为了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阻力。”请您分析一下这种改革阻力的具体形成机理。
  苏海南:?#34892;?#20851;系国计民生的行业需要国有垄断经营,这是可以理解的;?#34892;?#31454;争性领域仍然有国有企业暂未退出也是可以接受的;国有企业普遍得到政府关照,也是难免的。但是如果国有企业不相应地建立合理的利润上缴制度,把占用国家资源等获得的收益都看成是本单位的,这显然是错误的,也是不公平的。
  那些通过行政权力、资源垄断、市场独断、特殊身份等非劳动因素获得的利润,如果不被剔除,反而成为国有企业人员的收入之源,显然不公平、不合理。这给相关的主管部门提出了新的要求,一定要出于公心,从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角度,参与有关宏观调控政策的制定,同时积极履行?#32422;?#30340;职责,加强对既得利益集团不公平、不合理收入的调控。各有关主管部门绝不能站在?#32422;?#37096;门的角度,更不能站在?#32422;?#20998;管的既得利益集团的角度,来阻挠收入分配改革新政策的出台。
  中国经济时报:有观点认为,垄断国企在收入分配改革中是最大的阻力。在您看来,国有企业特别是垄断国企,在收入分配制度的构建中,应该起什么样的作用?依您的建议,如何合理地规?#31471;?#20204;的利益?
  苏海南?#20309;?#19981;大赞成垄断国企在收入分配改革中是最大阻力的说法,这说法把国企摆在收入分配改革的对立面了,这是不妥的。国企完全可以在收入分配改革?#26032;?#20808;垂范,履行应有职责,承担应承担的社会责任,成为收入分配改革的排头兵。
  首先,要明确国有企业做大做强的目的是什么。做大做强是为了创造更多?#32856;唬?#22238;馈社会、回馈人民,为了老百姓的利益。其次,要明确国有企业的利润天经地义属于全体人民,所以应该把利润上缴国家,由国家代表人民来使用,而且明确其主要用途是用来弥补社会保障的不足,或者其他用于民生的转移支付等方面。但这并不是说不给国有企业留下扩大再生产的资金,只是对国企利润这个?#26696;猓?#35201;有一个正确的分配,大头应该上缴国家用于民生。再者,国企应该在收入分配改革中做表率,要贯彻落实中央有关方针政策,体?#20013;?#29575;与公平相统一的原则,搞好企业内部分配,建立薪酬分配激励约束机制,正确安排企业内高层、中层和?#35805;?#20154;员的薪酬分配关系。合理提高一线生产工人主要是农民工、劳务派遣工等人员的薪酬水平,以此引?#21363;?#21160;社会上其他企业向其看齐。
  中国经济时报:应上缴的比例在多少合适?如何确保其上缴的利润用于民生需求?
  苏海南:现在是上缴5%到10%的利润额度,首先我觉得这个比例肯定是低了,应该提高;其次是提高比例后上缴利润和国有企业产权转让的收益,都应该明?#20998;?#35201;纳入社保基金或者其他用于民生的转移支付账户里面。而且,所上缴的每一笔利润使用的来龙去脉,都必须有明确的记录,要让人大代表能够看得懂,?#21592;?#26356;好地履行他们的监督职能,确保这些钱主要用于民生建设。
  减税,涨工资,缩小不合理薪酬差距
  中国经济时报:对劳动者薪酬体系的构成,您有何见解?有了这个体系以后,如何充实其中的每一个?#26041;冢?#20445;证每一个?#26041;冢?#22914;保险、福利)不被抽空,相关制度建设至关重要,请问您的设想如何?
  苏海南:这需要从一次、二次分配等方面统筹规划和安排。在一次分配领域,首先要明确国家、企业和居民的分配关系,我们强烈呼吁把提高居民收入、劳动报酬两个比重以及提高劳动者劳动报酬水平的量化数据纳入“十二五”规划,引导收入分配改革方向。其次,要抓好“多收少征”。所谓多收,就是国有企业的利润要多上缴;所谓少征,就是要对?#34892;?#20225;业,特别是对小型企?#21040;?#19968;步加大减免税?#35757;?#21147;度,让小企业有一个更加宽松的生存发?#22815;肪常?#20351;之维持正常生产经营并有钱去提高职工的工资。最后,要建立健全企业的工资制度,核心是要建立工资平等协商制度,形成新的工资决定机制和增长机制。要进一步完善工资支付保障机制,现在一些企业还存在拖欠、克扣工资的情况,这些问题一定要解决好。另外,要进一步解决好农民的增收问题。
  在二次分配领域,公务员的工资制度还要进一步改进完善,实行职务与级别并行的制度,分配向基层干部?#23454;?#20542;?#20445;?#20107;业单位的工资制度还要进一步改革,绩效工资要择机抓好贯彻落实,不要久拖不决;个人所得税要逐步完善,要?#19978;?#22312;的分项征收向分项征收与综合征收相结合的制度转变,特别是要建立以家庭为基本单位并根据家庭负担状况而定的费?#27599;?#38500;制度,如果家庭人均负担重,就免征或者减征个税。
  要改进和完善?#26222;?#20998;灶吃饭的体制,要平衡中央、地方的财权事权,使地方有足够的财力来执行国家统一规定的公务员工资制度,来支付?#26222;?#25320;款的事业单位如教育、公?#21442;?#29983;等部门人员的工资。
  在宏观调控方面,国家要进一步建立法律手段、经济手段、信息手段和必要的行政手段等一揽子的调控体系,能够更好地打击非法收入,保护合法收入,规范灰色收入。我个人觉得还是应该研究如何规范灰色收入,要?#22815;?#33394;收入公开化、透明化,然后制度化、规范化。
  中国已具备条件实施“国民收入?#23545;?#35745;划”
  中国经济时报:有人提议,中国也应该搞“国民收入?#23545;?#35745;划”,您对此怎么看?
  苏海南:这个我们是可以借鉴的,毕竟日本当年做了,效果还不错。中国现在应该说基本具备这样的条件,所以应该在“十二五”规划或者政府的工作计划里面,酌情考虑或者采取类似的做法。如果年均工资增长15%以上,五年左右就可以翻一番。所以,经过测算以后,不?#28872;部?#20197;提出这样的目标。但是要讲清楚,这是一个宏观的大盘子,在具体落实的时候,不是人人收入都翻一番,只能力争大多数人收入有大幅度增加。
  中国经济时报:您说我们已经具备了这样的条件,具体体现在何处?
  苏海南:中国的GDP增速现在还在8%以上,最重要的是中国人均GDP已经达到了4000美元了,已经是偏低中等收入国家了,而且到2020年,要实现全面小?#25285;?#25152;以,我们有责任、有能力让老百姓收入增长得更快一些。这些年,总的来看,居民收入增长、劳动收入的增长是偏低的,是低于GDP和平均劳动生产?#35797;?#38271;水平的。这几个因素的累加,再加上党的十六大、十七大早就明确要提高两个“比重”,要建立职工工?#25910;?#24120;增长机制,老百姓有这个热切的期盼,因此我们现在做这样一个“?#23545;?rdquo;的安排,不管是对外宣布或者是内部掌握,都是应该予以考虑并做出决策的。出处:中国经济时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行业动态

关键字: 人保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今天nba新闻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