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北京观察:经济转型下的劳动力市场(实录)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10-06-18  浏览:82
摘要: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北京观察》,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是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兼薪酬专业委员会会长苏海南老师。   北京观察节目录制现场(左一:加藤?#25105;唬?#24038;二:许晓军,左三:苏海南,右一:网易财经编辑倪惠)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北京观察》,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是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兼薪酬专业委员会会长苏海南老师。
  苏海南:各位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工会学?#21040;?#25480;许晓军老师。
  许晓军:各位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英国《金融?#21271;ā?#20013;文专栏作家加藤先生。
  加藤:各位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许老师,您怎么看待近期发生在中国的一些劳资冲突的?#24405;?您觉得导致发生这些?#24405;?#30340;原因是什么?
  许晓军:我考虑这个问题是在?#27426;?#30340;历史条件下发生的。我们改革开放已经30年了,进入社会主义市场也已经有差?#27426;?0年了,现在差?#27426;?#21487;以说是完全进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尤其是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面,我们的劳动关系应该说是出现了一个比较深刻的变化。过去计划经济的时代的劳动关系,已经完全被市场经济的劳动关系取代了。?#27604;唬?#22269;有企业还有一部分计划经济的遗迹,但是总体来说劳动关系已经形成了劳动和资本这两个生产要素,两个最基本的生产要素。
  ?#27604;唬?#25105;们说全部的生产要素是劳动、资?#23613;?#25216;术、管理,但是后头两个要素无论是?#38382;?#25110;者内容上,归根结底最基本的是劳动和资?#23613;?#19968;个是劳动力市场上的购买方,一个是在劳动力市场的出让方。那么这两个生产要素有不同的利益倾向,但是他们又在企业当中共同形成生产力,完成生产过程。所以他们两者之间和谐,我们叫劳动关?#24471;?#38382;题,我们整个的经济发展、社会稳定都应该没问题。但是如果这两者之间不平衡了,失衡了,那么就可能要出问题。就是一部分利益享受过多,就是我们共建了,没有共享。另一部分的利益受损,他就可能会引起劳动关系的紧张,甚至会出现一些冲突性的?#24405;?br/>   所以我们要正确看待这个东西,?#27426;?#35201;把矛盾解决好,让劳动关?#30340;?#22815;平衡。劳动关系里面只有平衡才能和谐,那么劳动关系和谐又是整个社会和谐的基础。因为我们现在作为工薪劳动者,在我们产业化、工业化、城市化、?#25191;?#21270;的过程当中,现在工薪劳动者已经占我们整个的社会成员的多数。原来过去我们老说我们是农业国,三农问题是主要问题,但是现在是三农问题仍然是重要问题,是基础性问题,但是我们现在面临的整个人口结?#36141;?#31038;会结构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办法。去年新华社在60周年的时候采访我,我就跟他们讲,现在如果还把我们?#32972;?#20892;业国家的话,定位错了。我们现在是从人口结构上已经是工薪劳动者超过了农业劳动者的人数,而?#36951;?#19994;劳动者相当一部分,他们相当大的收入来源是来自于他们家庭成员的工薪收入。所以工薪收入的问题如果解决不好的话,劳动关系必然紧张,就会出现一些矛盾和冲突,这不是一两个个别?#24405;?#30340;问题,是需要我们在整个社会层面处理好和解决好劳动关系的问题。
  主持人:您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
  加藤:只能说是综合因素造成的,国家需要政治稳定、经济高速发展、社会稳定,包括信息的传播?#27426;?#30340;?#21344;埃?#21253;括因特网,这是非常重要的因素,这样结构性的环?#25345;?#19979;产生的。但我认为我是比较正面的看待,就是这种劳资关系,比如说劳动者的个人诉求本身是进步现象。我们劳动者的工资一?#21271;?#21387;低,这种情况下,包括中国也受到了金融危机的影响,我也曾经调研过很多地方,包括东?#25913;?#20123;沿海城市,包括内地的城市,?#27604;?#23384;在很多失衡的现象。
  一方面工厂的厂长需要压低成本,但是劳动者?#27604;?#20182;们是受不了的。包括曾经在日本,在50年代、60年代都发生了劳动者和雇佣方,被雇佣方制定劳资关系,我认为这是本身必然的现象。何况中国在快速的成长过程当中,包括最近的系列劳资纠?#36164;录?#25105;认为都是高速成长带来的结构性矛盾的环境下产生的必然现象,我认为这是一种进步。因为如果要涨工资,最低的劳动成本必须要涨这种诉求必须得有一个社会方,包括通过?#25945;?#25552;出来,由政府来应对,由整个的社会去关注。我认为这是一个必然的现象,这个过程是曾经任何国家都经历过的。
  苏海南:刚才两位嘉宾的意见我基本都赞成,我补充三句,第一我也非常同意,中国这种转型国家中,劳资劳动发生的一种正常的现象。其次这也是劳资关系处理不当,或者说是某些矛盾积累的一种特定的表现。第三,对这种情况我们一方面要高度重视,另一方面也不必过分担心。我想随着劳资双方在交往过程中的逐渐磨合,政府又有相关的法律法规进行规范,这种情况会越来越用理性的方式妥善的处理的。
  主持人:其实出这些事情之前,政府就开始做一些设想来提高劳动者收入。包括两会的时候?#24405;?#23453;就提出来两个提高,一是要提高?#29992;?#25910;入在国民收入的比重,一是要劳动报酬占初次分配的比重,这两个要提高。苏老师,您觉得提高的比重会是多少呢?
  苏海南:你这个问题问的有一点太具体了,首先两个比重偏低,这是不争的事实。要提高多少,要作为一个专题来进行研究。因为现在?#29992;?#25910;入比重大概占GDP的50.6%,另外一个算法是57%,劳动报酬占出资分配的比重一种说法是39.7%,我们算大概是48%。但是无论哪种算法,纵向比都是下降的,横向比都是偏低的。那么提高两个比重已成为当前中国理顺分配关系、调整国民收入结构的重要任务。
  提高多少呢,我个人这么认为,比如说在十二五期间可以考虑两个比重分别提高4到5个百分点。按照刚才两个比重的状况,也就是说有50.6%,或者57%,提高到54%、55%,或者是60%多一点。劳动报酬由39.7%,或者我们算的48%,分别提高到44%或者是50%多一点。如果我们十二五期间GDP的增速仍然能够维持在8%以上,我们测算了一下,这样一种?#25165;?#36824;是比较有现实可行性的。但是万一世界经济出现第二次探底,那这个就很难保证了,我们希望不要出现这种情况。
  其次我们希望政府,特别是十七大的报告提出来这样的提高两个比重的方针,温总理也代表政府做了表态,做了两个比重的量化的?#25165;?#26368;好能够直接纳入到十二五的规划之中去,这样能够?#35813;?#26041;向、提升信心,指引我们十二五期间的制度改革,并且尽可能的取得好的效果。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高端阅读

关键字: 北京 经济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今天nba新闻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