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拒绝升职, 日本人变懒了?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8-12-12  浏览:100
日本东京-24岁的Hidekazu Nishikido是一家劳务派遣公司的职员,最近得到晋升,协助管理一小组员工。新岗位意味着更高的工资和更好的头衔。

但他并不开心。现在他经常要加班到夜里10点,跟女友相处的时间减少。于是,Nishikido直截了当地对R-live Inc.的老板说,他以后再也不想升职了。

“我的工作很重要,但并不是我生活的根本,” Nishikido说道。

日本曾经以其拥有不断进取的“上班族”而自豪,但现在,企业管理者正与一个新现象做斗争:许多年轻员工在避免最佳晋升机会--甚至放弃提薪--而选择那些需要承担最少责任的平淡工作。

尽管目前日本正面临?#29616;?#30340;经济衰退,仍有公务员不愿参加职?#21040;?#21319;考试,而IT业的员工也纷纷到猎头公司那里寻找轻松一点的职业。Towers Perrin咨询公司在2008年的一项研究中发现,只有3%的日本员工表示他们在尽全力工作--这在18个受访国家中比例最低。

这种现象促使企业采取一些微妙的策略来推动年轻员工同意升职。“我告诉他们,宣布晋升消息要慢慢来,”为企业提供劳资关系咨询服务的律师Makoto Iwade说。“公司应该先试探一下员工,看看他们准备好了没有,别吓着他们。”

就业专家开始把这类员工称作“hodo-hodo zoku“,即“不好不坏一族”。他们说,这些多为二十多岁或三十岁出头的员工削弱了日本的国?#31034;?#20105;力,而此时这个老龄化国家所需的是提高生产力?#21592;?#25345;经济增长。

“他们这?#20013;?#24608;的工作态度会毁掉日本,”劳资关系顾问Yukiko Takita说。“他们本该是下一代的领导者。”

日本兴盛一时的终身雇佣制曾经使?#39029;?#30340;雇员不太可能拒绝晋升机会。20世纪90年代,日本开始面临“?#21830;?#26063;”(Freeters)所带来的冲击,“?#21830;?#26063;” 是一群?#19981;?#20174;一个临时工作跳到另一个临时工作的年轻员工。然而,“不好不坏一族”引起人们更大的担忧,因为他们是全职员工,属于日本企业体制的中坚力量, Takita说道。

“不好不坏一族”现象比比皆是。东京市政府可谓精英荟萃,但市政府表示,在够资格的员工中,只有14%参加了 2007年的管理岗位晋升考试--而30年前这一比例为40%。电子产品巨头三洋电机株式会社(Sanyo Electric Co.)表示,要为海外工厂主管这类高要求的职位找到合适人选是越来越困难了。

Intelligence Ltd.是日本最大的职?#21040;?#32461;公司之一,那里的IT就业顾问说,最近有更多人想换工作,其目的并非为了能够升迁,而是要离开他们?#34900;?#21387;力太大的现有岗位。“他们觉得责任是一种负担,”就业顾问Yoshihiko Fujita说道。

作为这种时代的一个表现,《Otaryman》这部讲述无进取心上班族的漫画系列出乎意料地成为2008年的热门书。在漫画中,主角每天担心的是同事?#35757;?#22534;在他的桌子上,而不是努力工作争取给老板留下好印象。“他得过?#22812;?#27809;什么理想和抱?#28023;?rdquo;该书28岁的作者Makoto Yoshitani说。“我?#34900;?#25105;的同龄人觉得这样挺好。”

一些作者甚至开始宽恕这种懒散的作风。《慢事业:不急于晋升者的生存手册》(Slow Career: Job Survival for People Not Rushing Career Advancement)就是这样一本流行书,里面有这样的章节标题:“忘记目标,听从本心”和“不是每个人?#23478;?#25104;为领导”。

Chiaki Arai在报纸上写过关于“不好不坏一族”的文章,他把这种现象归咎于日本20世纪90年代到21世纪初的长期经济低迷。他说,年轻的上班族看到前辈们全身心地?#24230;?#24037;作,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在企业重组时面对失业和减薪。现在,年轻员工刻意不要太尽心工作,即使放弃一些名利也在所不惜,Arai博士说道。

而且,现在的晋升也不意味着得到很多的?#26377;健?#30001;于企业重组导致减薪,管理岗位和普通岗位的工资差距近10年来不断缩小。2005年,部门经理的工资是普通员工的2.2倍左右,比1985年时的2.7倍有所降低。

由于越来越难为管理岗位找到人选,三洋最近开始为那些临近30岁的员工举行强制性的职业培训。在培训中,公司高管给员工做励志演讲,“提醒他们最好的时光还在将来,”三洋的人力资源负责人Jun Nakamura说。“我们想告诉这一代员工,虽然高级别的职位压力大,但他?#36963;?#35813;轻言放弃。”

日本第一生命保险公司(Dai-ichi Mutual Life Insurance)觉得管理人员的人选太难找了,以至于开始在“办公室女郎”这类文员中挑选合适的人员来填补这些职位。这些女性大多40出头,并不是以专业人员的身份加入公司。就业专家表示,提拔这批人在10年前是不?#19978;?#20687;的。“我?#29992;?#24819;到自己会被提拔到管理岗位,”被选中的Saori Kakegawa说道。

律师事务所说,这一趋势导致公司纷纷寻求法律帮助,咨询是否可以解雇那些拒绝晋升的雇员。东京一?#19968;?#32852;网广告公司 CyberAgent Inc.为没有进取心的员工提供了另外一条出路。它把一些雇员纳入“专家”序列,他们仍是普通职员,但能享受与经理大致相当的工资,从而确保该公司“不会因为迫使他们接受晋升而失去合格的员工”,公司主管人事的总经理Tetsuhito Soyama说道。

CyberAgent Inc.公关部的Tsugumi Uemura在今年4月份拒绝了进入管理序列的晋升机会,部分原因是她觉得没有准备好。“我想成为一个不同的榜样,”30岁的Uemura说道。

对老一代的经理甚至一些较年轻的经理来说,“不好不坏一族”的想法很难为他们所理解。

Miya Matsumoto是Hidekazu Nishikido这个懒惰员工的经理,她说自己什么办法都试过了,从放映励志电影《时尚女魔头》(The Devil Wears Prada)到举办下班后的酒会等,力图使下属变得更有进取心。然而,她说,她的团队成员并未表现出有承担更大责任的兴趣。最近,她抓到其中的一个上班时打盹。

31岁的Matsumoto说自己全身心?#24230;?#24037;作,经常在办公室通宵加班把工作做完。“?#35757;?#20320;不想出人头地吗??#35757;?#20320;不想变得富有,开一辆好车吗?”最近她对Nishikido说道。

但是Nishikido表示,Matsumoto对工作的热情让他感到厌?#22330;?#20182;表示,当他了解到Matsumoto把生病的孩子留给丈夫、而自己赶来上班时,觉得特别反?#23567;#∕atsumoto说,有时候必须把工作上的紧急事件放在第一位。)

“那绝不是我想过的生活,”Nishikido说。“完全不是!”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管理小?#36866;?/h2> 关键字: 升职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今天nba新闻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