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看《乔家大院》学经营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9-05-18  浏览:96
《乔家大院》里的乔致庸所展示的商业才华与经营技巧值得每一个想在商界获得成绩的商人学习。人是企业的第一要素,再好的战略再好的战术如果没有合适的人去执行也不会有结果。乔致庸也正是认识到人的重要性才改变晋商沿袭多年的伙计没有身股的规则,从而留住了人才、吸引了人才,使得竞争对手非常被动迫使其也改变了规则。

    马荀(乔致庸包头买卖里一个最能干的伙计)点头笑笑,磨蹭着一时没走,欲言又止。

    孙茂才(乔致庸重要的助手)笑道:“马荀,想说什么就说。”

    马荀?#28120;?#20102;半天,鼓足勇气拿出一封辞呈:“东家,我也要辞号!”

    乔致庸大惊。

    马荀道:“?#22278;?#36215;了,东家。”

    乔致庸忍不住问:“谁委屈你了?”

    马荀支吾起来。

    乔致庸急道:“到底为什么,竹筒里倒豆子,稀里哗啦!小胡同赶猪,直来直去!痛快地说!”

    马荀一不做二不休道:“东家,什么也不为,就是想走!”

    乔致庸大为生气:“你——”见马荀?#22278;?#35828;话,忍不住怒道:“好,我准了,找柜上清帐,走吧!”

    马荀一喜:“谢东家!”他一躬到地,转身就走。

    孙茂才赶忙道:“且慢!东家,马荀要辞号,你也准了。要说我不该插言,可碰巧昨天我刚刚看了店规,上面可有一条,伙计要辞号,东家说了不算,得众掌柜一起同意!”

    马荀有点急:“孙先生,东家这会儿就是大掌柜,他都准了我……你这不是害我吗?”

    乔致庸看了孙茂才一眼,猛醒:“啊,孙先生说得对,我眼下正要在复字号重立商规,怎么自己先就有章不循。马荀,你的事我一人说了不算。你先回去,回头再说!”

    马荀泄气道:“东家……”乔致庸转过身去不理他。

    马荀悻悻一边往外走,一遍忍不住低声对孙茂才道:“孙先生,都是你多嘴!”

    孙茂才大笑起来。

    见马荀走远,乔致庸回头一揖:“谢茂才兄,不是你,?#20063;?#28857;做了件错事!”

    孙茂才道:“知错能改。亦是圣贤。这些天我可打听了,眼下复盛公钱庄,谁都可以走,就是马荀不能走。别看他只是个跑街的,钱庄七八成的买卖,都出自他手。这样的人才,别的商号急着要挖走呢!”

    乔致庸?#27490;荊?ldquo;?#19968;?#36825;纳闷儿了。复字号这是怎么了,自我祖父开始,?#29992;?#20111;待过掌柜和伙计,为什么能干的人都想方设法要走,不能干的偏偏都挖?#25307;乃家?#30041;下?茂才兄你帮我想一想,这船到底搁在哪里了!”

    孙茂才笑道:“若我听到的事情不差,那我就得说,你该让马荀辞号。”

    乔致庸生气道:“为什么?”

孙茂才道:“你听我说完。商号之间有个规矩,学徒期满,若别家给的薪金比你高,你就不能强留人家,强留人家等于不让人家发财。再说留住人也留不住心,不如干脆给个顺水人情,让他走了算了。碰上这种事,谁都不会为难出师的徒弟。他走了也是去别的商号,两家往后说不定还能多做生意呢。”

    乔致庸听着,心中很快有了主意。

    隔天,乔致庸约马荀和另外一个伙计高瑞吃饭。马荀进了门不肯坐下,道:“店里的规矩,掌柜的吃饭,伙计们?#23478;?#31449;着的!”

    乔致庸笑:“好容易让高瑞把你越出来,这一条就免了,坐下。”

    马荀想了想,终于坐下。

    酒过三巡,乔致庸直言道:“马荀,说吧,我要怎么办,你才会不走?”

    马荀笑着摇头。

    乔致庸哼了一声道:“我先把?#26696;?#36825;儿,我不会让你走的!”

    马荀色变:“谁都知道东家宅心仁厚,不会强留马荀。”

    乔致庸笑笑:“那可不一定,说吧。说出了道理,我?#22836;?#20320;走;说不出来,你就走不了!”

    马荀?#28120;?#20877;三,终于直言道:“东家,其实就是我不说,这层窗户纸早晚也要捅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我们这些伙计,从小抛家舍业,到包头荒远之地学做生意,千辛万苦,又有种?#20540;?#35268;:不能带家眷,不能听戏,不能喝花酒,不能会窑姐儿,大家一年年的,忍过来了,为了啥,不就为了一个利字……”

    乔致庸伸手制止他,喝了口酒道:“这?#19994;比?#26126;白,可是为什么总是伙计辞号,掌柜的差点把复字号弄得破产还债,也没有一个真想辞号?”

    马荀闻言笑了起来:“东家,这您都不知道?做生意的规矩,东家出银子,占的是银股;掌柜的出任经理,以身为股。他们不愿意辞号,是因为他们的薪金比伙计们多出十几倍、几十倍;第二他们顶的哈有身股,四年一个账期,能和东家一起分红利。我要是掌柜,也不愿辞号。”

    乔致庸听得出神,放下筷子道:“哎,为什么就不能也?#27809;?#35745;按劳绩顶一份身股,到了账期参加分红?”

    马荀一怔,笑了笑不说话。

    这时嘴里塞满了烤羊肉的高瑞(乔致庸的一个伙计)嘟哝道:“马荀哥,你说啊,我们都听着呢,乔东家什么话都能听进去的。”

    马荀笑着在高瑞头上敲了一下,直言道:“要是伙计们都能顶一份身股,参加分红,我们这些人?#27604;?#27714;之不得,可东家和掌柜的利就薄了!东家怎么连这一层也想不到!”

    乔致庸想了想,问:“马荀,你想在生意里顶多少身股,才愿意留下?”

    马荀大为惊喜:“东家,您真愿意让我这伙计也在生意里顶一份身股?”?#26696;?#20986;口,他又气馁,嘟哝道:“这不可能,全天下的晋商都不会同意的!”

    乔致庸捞起一个烤包子,美美地咬了一口,道:“我不问你这个,我问的是想你这样的伙计,自己觉得该顶多少身股?”

 马荀忍不住遐想:“东家,要真有那一天,我觉得自个儿能顶二厘身股就满意了。四年一个账期,上一个账期每股分红一千二百两,我有二厘身股,就是二百四十两,?#20219;?#22235;年的薪金加起来还多一百六十两,我老家一家大小,一年四季就开销不尽了,还可以买房子置地。真要有这么些银子赚,打死我也不走!”

    乔致庸将怀中的酒一饮而尽,笑道:“酒喝到这会儿,才喝出点意思,回去我要重订店规,在生意里给您二厘身股!”

    马荀一听简直惊呆了,旁边的高瑞淘气,狠狠地掐了他一把,他方才“哎呀”一生回过神来。

    第二天,乔致庸召集掌柜的(总经理)开会,马荀等部分伙计也参加了。会议中乔致庸说:“无论一国一家还是一店,要想兴旺,用人,用人就要兼顾东家、掌柜、伙计三方的利益,我提议,在店规里加一款,学徒四年以上出师,愿在?#31454;?#24403;伙计者,一?#21861;?#19968;厘身股,此后按劳绩逐年增加。”

    ?#25628;?#19968;出,众人皆惊诧地抬起头来。

    顾天?#24120;?#22823;掌柜)抬头想说什么,又不好张口,暗中捅了捅身边的二掌柜。

    二掌柜无奈地站起道:“东家,你这一条……恐怕自打有了晋商以来,就没有过。要是伙计也能和掌柜一样在生意里顶一份身股,掌柜和伙计还有啥区别?”

    三掌柜接着站起,道:“东家,我明白东家的意思,东家是看这一阵子要辞号的伙计太多,想留住他们,这是东家对伙计们的恩情。可是东家,要是看哪个伙计家?#27844;?#24471;很难,你让柜上另外施恩就行了,万万不可开这样的先例!”

    ?#25628;?#19968;出,下面的掌柜?#35745;?#21700;起来,孙茂才不禁皱起眉头,有点担心地朝乔致庸看去。

    只见乔致庸神闲气定,用力拍拍?#20540;潰?ldquo;诸位,我说两句。大家的一件我也听到了,反对的理由无非有两条,第一条,给伙计顶身股在晋商中没有先例;第二条,你们担心给伙计顶了身股,掌柜的就失?#25628;?#38754;,和伙计不好相处。如果只有这两条,那我就要说说自个儿的一意见了。要?#24471;?#26377;先例,那也没有什么,天下事总要有人第一个去做,关键在于这样做有没有道理。给伙计顶身股,是为了留住人才。人才是什么?人才是我们做生意的根?#23613;?#21482;要能把人才吸引到我们复字号来,我们为什么不能开一开这样的先例?”

    众人安静下来,乔致庸继续道:“别的不说,比方说复盛公的马荀,据我所知,近年来复盛公的生意有七八成都是马荀做成的。这个人要是走了,复盛公的生意就让他带走大半!这样一个人,我们为什么不能给他顶一份身股,让他留下?”

    一时间众掌柜都互相看了起来,想反对又似乎很难反驳。

    乔致庸看看他们,又补充道:“至于第二条,我们现在就可以在新店规上清清楚楚地写上,即使掌柜的和伙计同样顶一份身股,掌柜的也哈是掌柜,伙计要绝对要尊重、听从掌柜的招呼,谁违背了这一条,就是违背了店规,大掌柜依然可以让他出号!”

    很快便有人道:“好,这样好。”

    乔致庸便趁热打铁:“大家没有意见是不是?没有一件,这一条就定了,给伙计们按年资顶一份身股!”大家欢呼通过。

 马荀忍不住遐想:“东家,要真有那一天,我觉得自个儿能顶二厘身股就满意了。四年一个账期,上一个账期每股分红一千二百两,我有二厘身股,就是二百四十两,?#20219;?#22235;年的薪金加起来还多一百六十两,我老家一家大小,一年四季就开销不尽了,还可以买房子置地。真要有这么些银子赚,打死我也不走!”

    乔致庸将怀中的酒一饮而尽,笑道:“酒喝到这会儿,才喝出点意思,回去我要重订店规,在生意里给您二厘身股!”

    马荀一听简直惊呆了,旁边的高瑞淘气,狠狠地掐了他一把,他方才“哎呀”一生回过神来。

    第二天,乔致庸召集掌柜的(总经理)开会,马荀等部分伙计也参加了。会议中乔致庸说:“无论一国一家还是一店,要想兴旺,用人,用人就要兼顾东家、掌柜、伙计三方的利益,我提议,在店规里加一款,学徒四年以上出师,愿在?#31454;?#24403;伙计者,一?#21861;?#19968;厘身股,此后按劳绩逐年增加。”

    ?#25628;?#19968;出,众人皆惊诧地抬起头来。

    顾天?#24120;?#22823;掌柜)抬头想说什么,又不好张口,暗中捅了捅身边的二掌柜。

    二掌柜无奈地站起道:“东家,你这一条……恐怕自打有了晋商以来,就没有过。要是伙计也能和掌柜一样在生意里顶一份身股,掌柜和伙计还有啥区别?”

    三掌柜接着站起,道:“东家,我明白东家的意思,东家是看这一阵子要辞号的伙计太多,想留住他们,这是东家对伙计们的恩情。可是东家,要是看哪个伙计家?#27844;?#24471;很难,你让柜上另外施恩就行了,万万不可开这样的先例!”

    ?#25628;?#19968;出,下面的掌柜?#35745;?#21700;起来,孙茂才不禁皱起眉头,有点担心地朝乔致庸看去。

    只见乔致庸神闲气定,用力拍拍?#20540;潰?ldquo;诸位,我说两句。大家的一件我也听到了,反对的理由无非有两条,第一条,给伙计顶身股在晋商中没有先例;第二条,你们担心给伙计顶了身股,掌柜的就失?#25628;?#38754;,和伙计不好相处。如果只有这两条,那我就要说说自个儿的一意见了。要?#24471;?#26377;先例,那也没有什么,天下事总要有人第一个去做,关键在于这样做有没有道理。给伙计顶身股,是为了留住人才。人才是什么?人才是我们做生意的根?#23613;?#21482;要能把人才吸引到我们复字号来,我们为什么不能开一开这样的先例?”

    众人安静下来,乔致庸继续道:“别的不说,比方说复盛公的马荀,据我所知,近年来复盛公的生意有七八成都是马荀做成的。这个人要是走了,复盛公的生意就让他带走大半!这样一个人,我们为什么不能给他顶一份身股,让他留下?”

    一时间众掌柜都互相看了起来,想反对又似乎很难反驳。

    乔致庸看看他们,又补充道:“至于第二条,我们现在就可以在新店规上清清楚楚地写上,即使掌柜的和伙计同样顶一份身股,掌柜的也哈是掌柜,伙计要绝对要尊重、听从掌柜的招呼,谁违背了这一条,就是违背了店规,大掌柜依然可以让他出号!”

    很快便有人道:“好,这样好。”

    乔致庸便趁热打铁:“大家没有意见是不是?没有一件,这一条就定了,给伙计们按年资顶一份身股!”大家欢呼通过。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管理小?#36866;?/h2> 关键字: 发展 竞争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今天nba新闻最新消息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走势图 竞彩篮球让分胜负专家 陕西11选5分布走势图 云南十一选五算法 双色球2019056期定蓝球 博狗线上娱乐合作伙伴 湖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百度 新浪足彩网 福彩3d直选综合走势图带线 黑龙江36选7周即开奖结果 澳门百家乐网址 海南私彩票开奖时间 双色球和值走势图预测 足球彩票14场胜负彩进球彩半全场 福彩开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