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史宪文串联先贤论道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9-07-09  浏览:73
        这是我看到的最全面的解“道”,是世界商务策划师联合会WBSA主席史宪文的手笔,大家分享:
  人类历史发展到大约公元前500年左右,突然自觉了起来,好象突然懂事的孩子,开始富有理性。其标志是几乎同时代出现了多位思想的圣人:老子、孔子、孙子、释迦牟尼、毕达哥拉斯、苏格拉底……,他们不?#32423;?#21516;地都把思想集中在“道”上。
  “道”可解释为“道理”、“说道”、“门路”、“思路”、“道理”、“规律”……。我?#24039;?#19988;不深究先贤们“道”之概念差别,仅从字面了解他们的“道”之哲理,回味先贤悟道之道。
  老子著?#23567;?#36947;德经》,开篇那句著名的话“道可道,非常道”,似乎是说:客观规律如果说出来,就加入了人为成分,就不是原本的规律了——主观认识难以彻底揭示客观规律,也就是“名可名,非常名”。“道”在哪里?老子说:“道”就在从生到死、从死到生的变化之中,深入观察可?#24179;?ldquo;道”。
  “道”有什么作用?老子说世间有四“大”:道、天、地、人,人取法地,地取法天,天取法道,道取法自然。“道”是万物变化的根本,“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如?#25991;?#26368;大限度地认识客观规律呢?老子主张人们应清?#37319;?#21160;,贴近自然,借助“道”——规律的?#30475;?#21147;量,实现无为而治。
  “道”是客观的,“理”是人们对“道”的主观认识,主观与客观的统一就是“道理”。
  孔子崇尚“礼”(通“理”),就是主张积极地探索“道”——“?#24605;?#22797;礼”。孔子说“道不同,不相为谋”,又说“朝闻道,夕死可矣”,可见“道”有多么重要!
  如何悟出道呢?孔子学派的解决方案是“本立而道生”,只要“君子务本”,就可以得道。如何“务本”呢?孔子的心得是“施予有政”,即在日常的行为里就能触及深刻的道理,这和老子的“治大国如烹小鲜”观点是一致的,但在悟道问题上孔子更积极。
  孔子还著?#23567;?#26131;经》,对后世影响颇深。“阴”、“阳”相“爻”,形成各种各样的“卦”,这就是所说的“八卦”(易),孔子以其精妙的语言为每个“卦”进行了释意(经),形象地演示了“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变化之变化的机理。
  与孔子、老子齐名的还有位圣人——孙武,他在名著《孙子兵法?#20998;?#25226;“道”列为决定胜负的“五事”之首。他说“道者,令民与?#36132;?#24847;也……”,也就是说“上下同欲”就是道,道就是共识。当然,孙子在这里所说的道是政治之理。
     2500年前,释迦牟尼创始佛教,以“善”为本,在善行中自觉,自悟即可得“道”,与人为善,与“道”结缘。
     2500年前,数学鼻主毕达哥拉斯把世界的本源归于“数”,万物之间的联系都可用“数”表示,万事万物背后都有数的法则在起作用的,数道即世道,数学即宇宙之道。“道”在古希腊哲学家的词汇中近似“真理”。
  也是在距今2500年前,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认为,真理只有一个,且真理就在人们的心里,只是人们很难知晓。所以,苏格拉?#36164;?#29992;问答法,采取讥讽、助产术、归纳、定义四个步骤,帮助人们“产”下真理。
  有一年秋天,苏格拉底带领几个弟子来到一块麦地边,望着满是沉甸甸的麦穗,苏格拉底对弟?#29992;?#35828;:“你们去麦地里摘一个最大的麦穗,只许进不许退。我在麦地的尽头等你们。”
    弟?#29992;?#21548;懂了老师的要求后,就陆续走进了麦地。
    地里到处都是大麦穗,哪一个才是最大的呢?弟?#29992;?#22475;头向前走。看看这一株,摇了摇头;看看?#19988;?#26666;,又摇了摇头。他们总以为最大的麦穗还在前面。虽然弟?#29992;且?#35797;着摘了几穗,但并不满意,还是依依不舍地扔掉了。他们总以为机会?#36141;?#22810;,完全没有必要过早地定夺。
    弟?#29992;且?#36793;低着头往前走,一边用心地挑挑拣拣,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突然,大家听到苏格拉底喊道:“你们已经到头了。”这时两手空空的弟?#29992;?#25165;如梦初醒。
    苏格拉底对弟?#29992;?#35828;:“这块麦地里肯定有一穗是最大的,但你们未必能碰见它 ;即?#21476;?#35265;了,?#21442;?#24517;能作出准确的判断。因此最大的一穗就是你们刚刚摘下的那株。”
    苏格拉底的弟?#29992;?#21548;了老师的话,悟出了这样一个道理:人的一生?#36335;?#20063;是在麦地?#34892;?#36208;,也在寻找那最大的一穗。有的人见了那颗粒饱满的“麦穗”,就不失时机地摘下它;有的人则东张西望,一再错失良机。当然,追求应该是最大的,但把眼前的麦穗拿在手中,才是实实在在的。
  2500年前,东西方对“道”的认识已经相当深刻了,即使是?#25191;?#20154;读起来?#37319;?#21463;启发。但在那个时代,除了孙武道求兵法,人们还没有离开“道”开始向策划应用方向前进。那时,汉语中还没有“策划”一词,最接近的词是“谋”,而西方语言中也没有“Strategic Planning”?#39318;椋?#26368;接近的词是古希腊语“strategicon”,后来这个?#26102;?#32763;译成法语“strategie”,再由法语翻译成英语“strategy”,对应?#25191;?#27721;语“战略”一?#30465;?br />  “道不同,不相为谋”,“理不同,不相为strategy”,先贤们为策划规定了首要任务——求道,得不到“道”,不能体现规律的思想是走不远的。换句话说,合“道”是策划的客观前提,合“理”是策划的主观前提,没有规律的指引,策划就失去了基础。
  策划不能创造规律,只能发现与利用规律。
  所以,策划的第一个概念可以归结为:发现与利用规律进行决策的思维方式。
  有了“道”的认识,人们才?#30691;?#36861;求“理”,才?#30691;?#31574;划。把“道”系统地应用于某个特定领域,形成一整套的“理”的认识,便形成了“法”。中国孙武所著的《孙子兵法》就是竞争之道在军事领域的系统运用。而西方的兵法圣典是由德国著名的军事学家?#27515;?#22622;维茨(Clausewitz)所著的《战争论》,不过要晚于《孙子兵法》2000年!西?#35762;?#28866;的古希腊文明被漫长的中世纪阻断了传?#37266;?#33033;,在长达千年的时间里,西方的策划思想乏善可陈,世界策划思想在中国一枝独秀。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讲师文苑

关键字: 史宪文 wbsa 商务策划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今天nba新闻最新消息
河南快赢481专家推荐 辽宁11选5助手电脑版下载 大乐透走势图走势图带坐标连线 福建快三预测一定牛 二分彩算不算违法 cba全明星赛如何投票 河北快三和值人工计划 时时彩开奖视频 德州扑克让牌 2019香港正版码报免费 3d组六六码遗漏 500彩票网即时比分 大乐透012期历史记录 2元彩票注册送彩金 cba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