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义乌模式:从市镇经济到市场经济的历史考察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9-03-22  浏览:134
内容提要   本文认为自宋代以来中国部分地区形成了一种市镇经济形态,义乌小商品市场是在社会分工和生产的专业化推动下兴起?#27169;?#32780;市场又反过来推动经济的增长,并使市镇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化。其中交通运输条件的变化对义乌商品经济的发展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因此义乌模式的形成又是区域历史发展的结果。
  关键词 义乌模式 市镇经济 市场经济 区域历史
  作者包伟民,男,1956年生,浙江大学历史学教授;王一胜,男,1970年生,浙江大学历史系博士研究生。(杭州 310028)
  义乌市地处浙江省中部,人口66万,土地面积1102.8平方公里。80年代以前义乌是个经济比?#19979;?#21518;的地区,改革开放之后,随着小商品市场的兴起,带动了服务业、工业、农业的快速发展,极大地?#24179;?#20102;城镇化和现代化的进程。2000年国内生产总值119.24亿元,按现价计算,比1978年增长92.2倍,经济年均增长率22.9%,1995年成为全国百强县市,1999年国内生产总值排名百强县第49位。义乌20年来?#25307;?#26376;异的变化堪称奇迹,可视作中国地区经济快速发展的典型。此前,学术界已把义乌这种工业基础比较薄弱的内陆地区,通过发展商贸业而带动工农业现代化的经验称为“义乌模式”①。但目前的研究对义乌模式产生的深层历史原因仍嫌关注不足,关于义乌市场对中国经济影响的深远意义,?#37319;?#35265;讨论。本文试图以长时段的视角来考察义乌的发展,并把义乌放在整个中国经济发展的大环境中审视,以凸现它所蕴含的独特性和普遍意义。
  一、10世纪以来中国市镇经济的发展与义乌小商品市场的起源
  从10世纪的宋代开?#36857;?#20013;国的商品经济就有了较快的发展,主要表现是:随着农业的商品化与专业化程度的加深,货币经济发展,日用商品在流通中比重加大,农村地区商业聚落市镇勃兴,城乡市场体系雏型形成等?#21462;?#23545;于宋代商品经济发展所达到的水平,学者的看法颇有分歧,或曰宋代中国发生了一次商业革命,②或曰它是中国古代长期发?#26500;?#31243;中一个相对活跃的时期。③不管宋代是否出现了一个全国性商品大流通的变革,可以肯定的是,区域性商品流通比之前代是大大加强了,农村地区商业聚落市镇的大量涌现是一个很好的证明。④或者我?#24378;?#20197;说从10世纪以降,中国的部分农村地区开始逐渐形成一种独特的经济形态――市镇经济。 所谓市镇经济,就是指以一个商业聚落为中心所形成的农村经济圈,在这一个经济圈内,农业生产从以往相对封闭、单一的形态,转向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依靠介入市镇这个商业中心的交换活动来维持。作为商业中心的市镇之所以能成为小农经济的载体,是因为这时的农业中经济种植业、农副业和手工业的成份扩大,农民到集市中可供交换的商品增多了,传统的集市已无法满足农村中商品经济发展的要求,因此在小集市的基础上产生了市场辐射能力更强、商业化组织更为严密的市镇网络。   义乌地处浙江金衢盆地的东部,金华江流域的东阳江中游。唐宋之间,金华地区以陂塘为中心的小规模水利工程建设广泛展开,使该地区的农田和人口数量不断增长,并促进了养蚕、种茶、果树栽培、养鱼等农副业的发展。⑤又据1984年出版的《义乌县地名?#23613;?#23545;义乌小商品市场主要发源地义乌东部的地名调查发现,有不少地名与经营农副业、手工业有关,并形成了一些商业市镇。如“张?#20197;啊?#26447;园、大元”以经营大片菜园和果园而得名,“如铺”以木材市场而得名;又如该地区在宋代?#38138;找?#30456;当发达,在葛塘村西部出土的宋窑占地约4-5亩,“光耀?#22330;?#26449;祖先姓金,以?#38138;?#22120;为生,人称此地?#26696;?#31377;金?#20445;?#38518;店”则因祖先以?#38138;?#20026;业并设店销售而名。“洛店”因住民有制作锡器的传统手工艺而得名,“王店?#34180;ⅰ?#32599;店?#34180;ⅰ?#19979;华店” 则以该村祖先设店经商得名。⑥又据义乌民谣《?#20132;?#26792;》和《绞糖歌》可以看出,该地区还是义乌名产?#20132;?#26792;和红塘的产地。⑦我们虽然无法断定这些地名和民谣产生的时代,但至少可以推断该地区自宋代以来商品经济就比较发达。   明清时期中国的市镇经济又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商业市镇的数量增加,规模扩大,民间小商贩组织大量涌现,?#28120;?#36335;线进一步开辟。民间小商贩一般不走水路,以免关税之征,而只是肩挑背?#32568;?#38470;路,沿途?#26032;?#20570;小本生意。义乌的“敲?#21069;鎩本?#26159;这样的组织。据传?#24471;?#20195;戚继光在义乌招兵抗倭,?#32478;?#32467;束后,将这批兵员谴回原籍。这些?#23435;?#24402;来的老兵无田可种,于是利用义乌的红糖制成糖片或糖粒,挑着糖担,摇着货郎?#27169;?#21040;外地沿门挨户?#26032;簟"?#28982;而据文献记载,当时义乌还没有蔗糖的生产,这时的糖应是麦芽糖制作的。清朝初年,蔗糖种植和木?#38138;?#36710;技术从闽越间传入义乌,⑨义乌红糖与外地杂货间的交易因此逐渐展开。至乾隆(1736-1795)年间,全县“敲?#21069;鎩?#24050;约有糖担万副,并且逐渐形成了“鸡毛换糖”的交易特征。义乌人用红糖从外地换来鸡毛、?#27982;?#31561;,当作农田的肥料,以提高农业产量。上等的鸡毛、猪鬃还可加工成日用品或工艺品。同时糖还可换各种废旧铜铁或古董,然后转手出售以赢利。   19世纪中叶以后由于海外市场的开放,国外资本和西方的现代工业技术传入中国,铁路的修筑和现代工业制度的冲击改变着传统的市场体系,社会许多方面都展现了经济现代化的迹象,但是传统的贸易集镇向现代贸?#23383;行?#22320;的变革还是非常缓慢,现代意义上的市场经济还没有确立起来。10 此时的义乌“敲?#21069;鎩?#36824;仍然是小商贩组织,但随着日用小商品的生产和需求的增长,它也发生了一些实?#24066;?#30340;变化:一是所卖之物已主要不是糖了,而是针、线之类的日用小商品,对象也主要从儿童而变为妇女;二是贩卖的路程?#23665;?#32780;远,并且由市镇深入到乡村,?#29616;?#24191;东,西至湖南,北至徐州。   1949年以后,共和国政府通过建立国营商业企业和供销合作社,改造个体商贩,从而逐步控制了整个社会的商业流通,但各类市场仍然遵循着传统的程序运行,新的商业机构在一定程度上与私商并存。11 义乌的“鸡毛换糖”因为所换之鸡毛用于农业生产,因此政府在一定程度上?#24066;?#20854;存在。70年代以后,由于沿海的乡镇企业和个体加工业的兴起,他们需要有推销自己产品的销售渠道,于是义乌的商贩们便承担起这种?#24039;?#24403;时内地供销社的小商品货源比较紧张,这样,义乌的商贩们开始了向内地批发小商品的生意,1978年以后,义乌小商品市场就是在这个基础上产生的。包伟民通过对江南农村经济与市镇发展的关系考察而发现:   维系市镇?#27604;?#30340;关键,是在中国?#26377;?#20102;数千年的以家庭为基础的个体经营生产方式。无论是前近代耕织结合的农业经济,还是近代江南传统纺织业被破坏后兴起的种种加工业,无不以家庭为生产经营的最基本单位。从20世纪50年代后期到70年代末,中国政府在农村经济政策方面从大跃进到重新回归的历程,更生动地?#24471;?#20102;家庭个体主义顽强的生命力和非凡的适应性。正是由于生产的这种个体性,才需要有一个集中交流的市场,这就是市镇。……20世纪70年代后期以来中国沿海地区个体经济的勃兴,各地无数个工业品和农产品专业市场因此兴起,并进而带动了农村市镇前所?#20174;?#30340;城镇化进程的历史,正是20-30年代江南市镇现代化运动的继续。12   在人民公社制度时期,义乌“鸡毛换糖”的农民曾算过这样一?#25910;剩?斤鸡毛可以增产粮食3斤,而1斤上等的鸡毛可卖2元现金。平畴公社新兴大队在1978年春节前后20天左右,出动70副挑糖担就回收鸡毛1万多斤,其中可用于加工的红毛2000斤,价值4000元,用于做肥料的8000多斤。13 按照当时的价格计算,这?#25910;?#20013;的利润已相当可观,由此可以理解,为什么义乌世世代代从事个体经营的挑糖担能够克服千辛万苦开拓市场,最终建立了辐射全国的小商品市场,因此实现了市镇经济向现代化的市场经济转变。

  三、中国现代化问题和义乌发展模式
  关于现代化的概念学术界有很多不同看法,我们认为现代化首先是经济的发展,其次是指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各地区由传?#25104;?#20250;向现代社会转变的普遍性过程,现代化的起点一般是指人类社会自工业革命以来的一系列变革。20 在工业革命之前,?#20998;?#26366;经历了一个农村手工业和生产专业化的兴起过程,学术界一般认为当时的中国与?#20998;?#19968;样,至少从表面看,也有一个较长的社会分工和生产专业化的商品经济蓬勃发展时期,大陆的学者一度称之为资本主义萌芽。然而在西方进入工业化之后,中国却长期在工业化的门前徘徊,其中原因吸引了不少中外学者去做深入的研究。传统的论点,多从中国古代的社会、政治、经济结构等多方面原因来解释中国未能自发地进入工业化的原因,近年来,随着?#20998;?#20013;心论的进一?#32478;?#21040;批判,不少中外学者已开?#32423;?#23558;“走向工业化?#20445;?#25110;资本主义)作为中国历史发展道路的假设,从根本上提出了怀疑。21 本文无意介入这样一个过于重大的论战。就义乌从市镇经济走向市场经济的例子而言,十分明确的?#29575;?#26159;,其动因已绝非原发的、而是外烁后发型的现代化模式,假如我们不是着眼于关于中国历史原初可能发展道路的假设,而是就象义乌这样在西方经济影响之下的、区域性的现实发展模式来略作讨论,或许可以绕过上述论战,从中得出一些――尤其是关于广大欠发达的内陆地区的――有意义的启?#23613;?  既然经济的发展是现代化的首要目标,?#25970;矗?#25512;动经济发展的动力也就是推动现代化的主要动力。   亚当? 斯密(Adam Smith)曾把社会分工和生产的专业化所带来的较高生产?#39318;?#20026;推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但社会分工是受市场限制?#27169;?#20998;工需要通过市场来协调,因此他力主扩大市场并主张市场自由化,在此基础上,斯密建构了他的古典经济学理论。22 以后的学者就把社会分工和生产专业化称为“斯密动力?#20445;╰he Smithian Dynamics)。但是斯密注意到中国在很早以前经济发展就已取得了很大成就,因为人口的增长而使劳动工资下降,从而使中国的经济增长达到了极限,以致似乎处于一种停滞的状态。23 王国斌(R.Bin Wang)在比较了中国和?#20998;?#30340;发?#26500;?#31243;后,却指出因人口的增长而使经济增长受到限制的情况,在?#20998;?#29978;至英国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可是在1500年以后,?#20998;?#21462;得了新大陆的一大笔资源,接着发生了技术革命和制度的创新,最终爆发了工业革命,而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市场整合的基础之上。24 布罗代尔则认为中国经济虽然市场?#27604;伲?#24215;铺和流动商贩数目繁多,生生不息,却没有象?#20998;?5世纪以来产生大量的商品交易会和证券交易所,曾经出现过的只在边缘的沿海和内陆边疆,而且主要是为外国人开设的。因此中国没有象?#20998;?#32463;济那样得到快速发展而走向工业化。25 王加丰也认为中国与?#20998;?#21516;样经历了农村手工业的发展和?#27604;伲?#20294;因为?#20998;?#26377;更好的内部和外部市场的拉动,使原工业化向工业化转变,而中国却缺少这样的市场拉动。26   ?#25970;词?#20040;样的市场才能整合到能够突破由人口增长而使经济效率下降的极限,从而实现工业化呢?英国经济史学?#20197;己?希克斯(John Hicks)认为,?#20998;?#20174;16世纪开始出现了一大批专业商人,他们突破了封建制度的束缚,建立了?#21069;?#21046;度,接着导致了海外殖民和市场扩展,一系列保护财产权利和信用的法律制定起来,并改造了政府的?#26222;?#31246;收制度,这时市场经济已经在?#20998;?#37096;分地区确立起来,接着农业商品化、农村劳动力大规模转移也随之出现,最后导致了工业革命。27   综合以上的论述,我们以为一个市场如果具备以下两点时,就有可能加快社会的劳动分工和生产专业化,从而实?#25191;?#32479;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化。(1)有一大批专业商人;(2)有大批的全国性的交易市场。按照这两个标?#36857;敲?978年以来,以义乌小商品市场为代表的遍布全国各地(尤其是东部)的各类专业批发市场的涌现,正是这样的市场出现的标志,?#37096;?#20197;说这些专业市场的出现是中国经济由数量型增长向质量型增长转变的开始。28   这时我们再来审视义乌在1984年提出的“兴商建县?#20445;?988年撤县改市后称“兴商建市?#20445;?#30340;实?#24066;?#24847;义,就可以发现义乌所走过的历程的确如当初的设计者们想象的一样,并已?#23545;?#36229;出了他们的想象。随着义乌小商品市场不断发展,义乌的服务业、民营的中小企业不断发展,传统农业不断向规模经营的现代农业转化,农村劳动力大批转移,甚至吸收外来的劳动力都已超过了义乌人口的一半,城市化步伐大大加快,义乌的现代化正在全面和快速地展开。以义乌为代表的经验被总结为“建一处市场,富一方经济,活一方流通,带动一方产业?#20445;?#32780;成为全国上下的共识。29   然而一个市场应根据区域的社会分工来建设,不同区域的社会分工又有一个历史的演变过程。一些地区片面注重市场的发展,盲目重复建设,以致形成大批有场无市的“空壳市场?#34180;?#20041;乌虽然没?#34892;?#21402;的工业基础,但在历史上已形成了一支专业的组织严密的小商品销售?#28216;椋?#27491;是这支?#28216;?#24314;成了辐射全国的小商品市场。九十年代以后又在全国各地甚至海外建立小商品分市场,市场内的一些摊主也在自发地实行横向联合组建贸易公司,使市场的辐射能力和向现代化商贸中心转化的能力大大加强了。随着义乌市场向更深更广的领域?#24179;?#23427;在全国市场乃至全球市场所占的地位将越来越重要,对义乌经济发展乃至全国的经济发展的推动都不能简单地估量。

  四、余 论
  从以上的论述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义乌经济的发展正是中国从10世纪以来,从市镇经济逐步发展到现代市场经济的典型代表。在整个过程中,义乌这一后发外烁型的现代化发展模式,与?#20998;?#30340;发展模式没有根本性的差别,现代化的方式不管是原发型的还是后发型?#27169;?#20854;过程都要注重工?#21040;?#27493;和商业发展的结合。法国经济学家保尔?芒?#36857;≒aul Mantoux)总结英国产业革命发生的原因时就特别强调工业和商业的结合对经济的巨大推动,他说:   工业的进步和贸易的发展,彼此?#25970;?#23494;切地连在一起,而且彼此又?#25970;?#22823;地互相影响着,以致往往难于发现它们的真实的演变关系。有时是工业发展迫使商业去找新的销路,因而扩大并增加了商业关系;有时反而是商业市场的扩大及其所引起的新需求要促使工业企业的产生。30   而就中国的市场和商品生产的发展而论,从宋代开始勃兴的市镇经济是农业和手工业与小商业的结合,它体现了社会分工和市场扩展的紧密结合,只是由于种种条件的限制,使这种结合无法扩展出一个高?#26085;?#21512;的全国市场,从而推动市镇经济向现代化转化。以义乌为代表的专业市场,虽然是在现代西方工业和交通技术的刺激下才产生?#27169;?#23427;已不可避免地打上?#23435;?#26041;现代化冲击的烙印,但传统市镇经济无疑是它不可忽略的发展基础。专业市场的前身――各?#20013;?#21830;贩组织的活动主要是在市镇和乡村之间展开?#27169;?#19987;业市场产生的地点许多在市镇,而不是中心城市。义乌小商品市场起?#20174;?#24319;三里镇;绍兴轻纺城在柯桥镇而不是绍兴市,台州的路桥市场、温州的各类专业市场等等,也都在集镇产生。其原因正如王家范所指出?#27169;?#33258;宋代以来农村商品经济的发展,是市镇勃兴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实现从传统市场向现代市场的转型是完全可能的。31   其次,作为一种经济发展模式是在长期的历史演变中形成的一种经济制度,而不简单地是一种经验,它有鲜明的区域特征。人类的历史象一股涌动的潮流,在不同的区域和不同的时间里,它或强或弱;义乌现在正是处于一个大潮涌起之时,而它也许是在久远的过去酝酿了不知多少年,它的高潮能涨到怎么样的顶峰是我们难以预料的。以区域历史发展的眼光来看,中国处于世界的最大洋――太平洋和最大的大陆――?#36153;?#22823;陆之间,当今全球化的汹涌浪?#38381;?#20197;前所?#20174;?#30340;气势展开,若这股浪潮欣起的巨浪将在?#36153;?#22823;陆和环太平洋之间碰撞,?#25970;?#19968;场亘古?#20174;?#30340;完美风暴即将在中国诞生,而义乌的奇迹也许是这场完美风暴的一个前奏,但愿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一个完美假设而已。

  注释:   1 陆立军:?#19969;?#20013;国小商品城”的崛起与农村经济发展的“义乌模式?#34180;罰?#32463;济社会体制比较》,1999年第1期,第71~79?#22330;?  2(日)?#20849;?#20041;信:《宋代商业史研究》,风间书房1968年;伊愍可(Mark Elvin)《中国历史的模式》(The Pattern of the Chinese Past), 斯坦福大学出版社1973年, 第164~78?#22330;?  3 李伯重:?#31471;文?#33267;明初江南农业变化的特点和历史地位――十三、十四世纪江南农业变化?#25945;种?#22235;》,《中国农史》1998年第4期。   4 参见傅宗?#27169;骸?#23435;代草市镇研究》,福建人民出版社1989年;龙登高《中国传统市场发展史》,人民出版社1997年,第187~195?#22330;?  5 (日)本田治:《宋代婺州的水利开发――以陂塘为中心》,《社会经济史学》第41卷第3期,1975年。   6 义乌县地名志委员会编印:《义乌县地名?#23613;罰?984年,第96~131?#22330;?  7 义乌市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编:《中国民间文学集成――浙江省金华市义乌市歌谣、谚语卷》,浙江省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1988年印行,第4~5?#22330;?  8 胡琦:《义乌的“敲?#21069;鎩薄罰?#36733;《浙江文史资料》第二十一辑,浙江人民出版社1982年,第161-176?#22330;?#20197;下凡引用“敲?#21069;鎩?#30340;史?#38470;?#20381;据该?#27169;?#19981;再注明。   9 义乌县志编纂委员会编:《义乌县?#23613;罰?#27993;江人民出版社1987年,第118?#22330;?  10 (美)施坚雅(W. G. Skinner):《中国农村的市场和社会结构》,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年,第91-124?#22330;?#21556;承明《传统经济?市场经济?现代化》,载《中国经济史研究》1997年第2期,第5?#22330;?  11 前引施坚雅文第127~128?#22330;?  12 包伟民:《江南市镇及其近代命运》,知识出版社1998年,第76~77?#22330;?  13《浙江文史资料》第六十辑《小商品,大世界――义乌小商品城创业者回忆》,浙人民出版社1997年,第316~320?#22330;?  14 前引包伟民文第111?#22330;?  15 (英)亚当?斯密:《国民?#32856;?#30340;性质和原因的研究》,商务印书馆1972年,上卷第16~20?#22330;?  16 吴承明:《中国资本主义与国内市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5年,第220?#22330;?  17 参见万明:《中国融入世界的步履――明与清前期海外政策比较研究》,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年, 第149~164?#22330;?  18 李若建:《从?#24179;?#28023;岸到黄土高坡――改革开放中的沿海与内陆》,广东教育出版社1995年,第48?#22330;?  19 兰溪市志编纂委员会编:?#29420;?#28330;市?#23613;罰?#27993;江人民出版社1988年,第770~773?#22330;?  20 前引包伟民文第8~13?#22330;?  21 李伯重:《资本主义萌?#35838;?#39064;情结》,《读书》,1996年第8期,第63-70页;包弼?#38534;?#21776;宋转型的反?#36857;?#20197;思想的变化为主》,载刘东编《中国学术》第三辑,商务印书馆2000年,第67?#22330;?  22 亚当?斯密:《国民?#32856;?#30340;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上卷第5~20,下卷第210~228?#22330;?  23 同前书上卷第65~66?#22330;?  24 (美)王国斌:《转变的中国――历史变迁与?#20998;?#32463;验的局限》,江苏人民出版社1998年,第69~70?#22330;?  25 布罗代尔:《资本主义的动力》,三联书店1997年,第21?#22330;?  26 王加丰:《前工业社会农村手工业的盛衰问题》,《浙江学刊》,2000年第3期,第147~152?#22330;?  27 参见(英)约翰?希克斯:《经济史理论》,商务印书馆1999年。   28 应该指出这样的变化在20世纪初以来就已出现,当时出现了一些股份公?#23613;?#26032;型的交易市场和商会组织,但由于抗战的爆发和1949年以后计划经济的推行而中断。参见刘佛丁?#21462;?#36817;代中国经济的发展》,山东人民出版社1997年,第268~272?#22330;?  29 国家统计局、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关于全国商品交易市场快速调查结果的公报》,《中国统计》,2000年第1期,第8?#22330;?  30 (法)保尔?芒?#36857;骸?#21313;八世纪产业革命――英国近代大工业初期的概况》,商务印书馆1983年,第67?#22330;?  31 王家范:《中国历史通论》,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年,第188?#22330;?

  二、交通运输和义乌经济的发展
  在从市镇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换过程中,交通运输是一个十分关键性的因素,因为市镇的规模、结构、文化类型、商品经济发展水平等等,无不受制于它联系腹地及外部世界的交通手段,交通对经济的发展的决定性作用已差不多是学术界的共识。14   亚当?斯密(Adam Smith)从市场发展的角度分析,由于水路运输比陆路运输更为便利,因此水上交通便利的地区更能扩大市场的?#27573;В?#30001;此使沿江尤其是沿海的产业分工更快,商品经济的快速发展自然首先发生在这些地区。15 在中国历史上,随着海外贸易的展开,沿海的经济也率先得到了发展。因为义乌紧邻沿海地区,也是沿海地区南北陆上交通的要冲,所以它可以依托沿海的经济优势而发展起来。   中国自唐中后期,海运事业有了长足的进步,宋代新兴的商业城市中不少是海港城市,沿海的一些市镇规模大大超过内地的普通州县城市。16 明代初期,规模空前的郑和下西洋标志着当时海运事业的发达,它带动了沿海民间私人海外贸易和民间手工业的兴起,并推动了东南沿海市镇经济的进一步?#27604;佟?7 此后沿海的手工业开始向附近传播,如木糖车技术就是清代初期从沿海传入义乌?#27169;?#26408;糖车的传入促进了义乌糖货贸易的展开,也促进了义乌商品经济的发展。   1840年以后,沿海口岸陆续开?#28023;?#28023;外贸易更盛,沿海工业发展较快,至1915年,中国工业职工中的62%在沿海,1937年则全国约80%的工业在沿海。18 就在这个时期,义乌“敲?#21069;鎩?#30340;“鸡毛换糖”变成了“鸡毛换百货?#20445;?#27963;动的?#27573;?#20063;?#30001;?#33267;更广的内地和乡村。   1949年以后,国家虽然几次推?#24418;?#37096;和内地优先开发政策,但差距并没有消失。沿海的经济发展程?#20173;对?#39640;于内陆。1978年改革开放之后,沿海经济更是迅速发展,几个发展较快的地区都位于沿海。义乌小商品市场兴起时,其货源大部分来自沿海地区,而随着小商品市场的扩展,义乌民营的工业也发展起来,这些民营企业所利用的技术和设备,也大多来自沿海地区。   义乌小商品市场的兴起还必须借助于近代以来交通系统的改进。义乌自古就是从吴越通向?#34180;?#38397;、粤的重要陆上要道,也是江、浙通向荆楚、四川、云贵的要道,北上过长江三角洲则可通向华?#34180;?#35199;北和东?#34180;?#20294;是自宋代一直到20世纪初,水上交通是最重要的商品运输路线,因此义乌以陆地运输为主的小商贩组织发展缓慢。相比之下,与义乌同处金衢盆地的兰溪,因其便利的水上交通,自南宋以来就是金衢地区的经济中心。1932年杭江铁路通?#25285;?#25509;着浙赣铁路线建成,兰溪的水运优势逐渐减退,其经济发展也受到很大影响。19 相反,随着现代交通技术的引进,尤其是公路、铁路运输的发展,义乌的陆地交通枢纽的作用得到了充分地发?#21360;?#27491;是陆上交通运输的改进和沿海经济的快速发展,加上义乌传统的商贩组织,义乌的小商品市场因此而迅速崛起。   于此可见,交通的优势对沿海的经济?#27604;?#36215;了重要作用,进而对义乌经济的发展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另一方面,现代交通运输的改进?#31181;?#25509;推动了义乌市场的兴起和扩展。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高端?#20137;?/h2> 关键字: 经济 市场经济 历史 考察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今天nba新闻最新消息
22选5金卡用胆拖投注 15人百家乐台布 精准定胆公式99 360富豪炸金花电脑版 黑龙江体彩6+1 福彩七乐彩走势图一综合版 香港会员一肖中特 体育彩票销售点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号查询 澳洲幸运5开奖公正吗 江苏十一选五任三推荐 有什么好的组号软件 腾讯分分彩开奖结果统一吗 k3k捕鱼 白小姐四肖中特一